笔趣阁

第五章

月下金狐 Ctrl+D 收藏本站

????此时已接近午时,日头正是毒辣的时候,扛石头的几个人停了下来,然后排队接了那管事给的一碗井水和三两个窝窝头,都找了不起眼的墙角地方坐着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扛石头是个体力活,只能赚个两顿饭,成年男子一日能给十个八个铜钱就已经不错了,像那些半大的小子,基本是不给钱的,即使这样也有人抻着脖子要干。

????沈荷香悄悄走到铺子门口拐角,她手里正提着一块油纸包,上次的红枣糕她还没吃够,沈父这次来时路过糕点铺便给她买了一斤,留着回去当零嘴吃,另一边手里正捏着一只荷包,早上她出门前顺手便拿了柳氏缝的一个锁完边没绣花的粉色香囊,用来装她攒的百来枚铜钱。

????本来打算是想买个檀香的木梳,或者是买个好一点的铜镜,此时却是紧张的捏了捏香囊带子,随即咬咬牙,便伸手把香囊从腰间扯下来随手包了包,然后塞进了糕点油纸包里,这才顿了顿,朝着那个正在阴凉的墙壁处,大口的咬着干巴巴窝窝头的扛石工走过去。

????那人不过十四五岁的年纪,抽长的身材已经初具成年男子的外形,此时身上只搭了件旧外衣在肩上,侧身时能看到后背因扛石头磨的有些红肿斑驳的伤口,大概是因长时间的暴晒做工,全身都是未消干的汗水,时不时的还会从头或手臂滴落到地上,汗湿的头发也紧着脸侧的烧疤处,那疤大概有两指宽长,歪曲的有如蛇爬,可能刚好没多久,伤处还泛着白,看着便是让人有些望而却步。

????沈荷香咽了下口水,把手心的汗悄悄的往衣侧蹭了蹭,她对这个简舒玄心里确实是有一点愧疚,当年也不是故意要羞辱这个人,说起来也是年纪小,都是一时冲动惹的祸。

????本来她一直对自己将来能嫁入书香门第为荣,结果到头来却什么也没有了,还到处被人取笑有个满脸烧疤的男人,心中又气又恼觉得委屈极了,一路哭着回来时正赶上他主动寻上门,似乎想与柳氏借钱安葬父母,那脸上刚烧出来的疤,红红的着实把她吓到了,一时便恶言相向的将他从家里赶走,事后心里也知道自己做的过份,但却一直死鸭子嘴硬。

????现在想来也不免有些后悔,但最让她觉得棘手的便是她知晓这个简舒玄的将来,不是那般好惹的,如果能早重生几天,她一定会好言好语相劝,然后用银子将他彻底打发走,肯定不会像现在这般纠结。

????在沈荷香的潜意识里,对当年那简舒玄居高临下的冷漠眼神还有着深深的忌惮,这人在她心中比瘟神也差不了多少,恭恭敬敬的将他送走才是最安全的,因此连攀交的心思都没半点。

????所以此时,沈荷香觉得一切是天意,趁他穷困潦倒时,自己能给他点食物和钱,说不定这结就解了,这才有了她提着糕点包和积攒的钱,抿着嘴往那边走,边走边小心冀冀看他反应的样子。

????三个窝窝头只有拳头大小,对一个苦力来说并不多,三口两口就能吃掉一个,狼吞虎咽之下速度就更快了,吃完后,简舒玄拿起碗大口大口的喝起冰凉的井水,就在这时他闻到一股茉莉花的香气,接着眼角瞥到一个身影。

????见那人眼神看过来,沈荷香伸出的脚顿时缩了回去,就觉得有点气短,绝不是英雄气短,而心虚使然,果然那眼神里原本有些惊讶,但看到是沈荷香时,顿时覆上了一层怒意,跟记忆里一样,黑亮的要吃人一般,沈荷香早已经忘记当年她都口不择言的说了什么,但是显然这个人记得牢牢的,半点没有忘记。

????自重生而来,沈荷香心情一直是极好,所以便日日笑意浓浓,平日更是百般讨好父母,常常面上笑容甜甜,就算是对那时不时漏雨的烂泥房,看着也是不是那么讨厌了,早已经笑得习惯的她此时见了这人,只觉得脸都要僵了,如果用铜镜照照估计会比哭还难看。

????看着那人眼中的怒意及鼻中的那股汗味,沈荷香只觉得自己像闯入了什么东西的领地,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只好僵硬着扭回头把手里东西向他递过去,尽量笑的好看点道:“那几个窝头不够吧,这个是吃的,给你,你,你拿着吧,饿了可以填填肚子……”任何人在那种不善的眼神下,都会紧张的头皮发麻,心跳加速,说话结巴,眼神躲闪,换了别人估计就要被吓晕了,那疤近看更恐怖三分。

????简舒玄见到她的样子,再听到此话,原本怒意的眼睛都快要冒出火焰了,他一掌打翻了面前动来动去碍眼的糕点油包,想到那日她说的话,一时间怒得眼睛都快喷出火了,咬牙切齿半天才忍住怒气,挤出声音道:“你放心,我简舒玄就算是个要饭的,也绝不用你来施舍!”说完连水都不喝了,蹭的便站了起来,准备转身就走。

????沈荷香上一世在香贩手里受尽了苦处,时常挨打,刚才简舒玄伸手拍落糕点时,她便睁大了眸子,惊惧的快速的往后退了两步,当简舒玄站起来时,她更是连连退了数步,惊吓之下见到简舒玄似乎并没冲上前打她,而是转身要走,顿时跳起的心慢慢缓和下来,一时间也有了些莫名的恼怒,这人也太小肚鸡肠了,那日也不过是几句气话,今日主动来求和,他不领情就罢了,居然还想要打人,实在是太恶劣了,她沈荷香也不是那没脾气的泥人,想到此心中憋不住的的话便打不住的冲动出口。

????“哦,你要真这么有骨气怎么还在这里啃窝窝头?我的说的话是不好听,但那也是实情实理,你不去光宗耀祖却跑去给人当劳力,要是被你爹娘知道了,就是不死也要被你气死了。”想到前世这个人三十好几也没娶妻,一直是单身一人,顿时眼神动了动,声音又低低的补了一句道:“饭都吃不上了,还有什么可凶的,像你这样的人,活该一辈子找不到媳妇……”

????这句显然被简舒玄听见了,只见他倏的转过身,胳膊上的筋都剧烈的动了两下,见状吓得沈荷香不敢再说下去,向后退了两步便顾不得其它,提着裙摆头转身便跑,一会儿的工夫身影便消失在墙角。

????这时两个同样扛石头的男子探出头,其中一个看了看被摔在地上不成型的油纸包,顿时馋的舔了舔嘴巴,一看就知道那是不便宜的糕点,那简舒玄当真是好福气,居然有小娘子来送糕点,人比人啊气死人。

????不过想到这东西既然被扔了,那就是不要的了,两人顿时将那油纸包拣了起来,“咦?这是什么。”有个人摸到了一个东西,打开一看。

????“哎哟,是姑娘家的香囊呢。”说完便拿到鼻前闻了闻,“还是花香味,好香啊……”两人眼睛正发光,刚想要打开看看,这时,突然斜过来一只手,一把将那香囊给夺了去,“别打什么歪主意,这不是你们的东西。”说完已套上衣服的简舒玄冷冷的看了他们一眼,然后握着香囊转身离开了。

????两人翻着白眼冲着简舒玄的背影嘀咕了两声,见他走了几步便将手里的香囊小心放进了衣服内袋,两人不由的贼兮兮的笑了,听说简舒玄有个早早订下的媳妇,没想到是真的,不过就你那吓人的样子,人家小娘子还未必要你咧,别以为我们没听到小娘子说什么,一辈子都娶不到媳妇,哈哈。 △≧△≧,

????两人幸灾乐祸的打开纸包,果然见这糕都碎了,“是红枣糕,还好油纸没碎,用手捏着吃吧。”说完两人便赶紧捏了几块渣渣吃了起来,一边夸着好吃一边道:“刚才那个找简舒玄的小姑娘,说实话长得可真好看,脸白白的,小嘴红嘟嘟的,瞪起人来一双眼睛乌溜溜,也不知是谁家的小娘子,如果许配给我,她天天瞪我也乐意……”

????“哈哈,你想得倒美……”

????沈荷香一路跑回那家杂货铺,沈父正在门口焦急的四处寻找,见到闺女顿时大步走过来,沈荷香慢了脚步,悄悄往回望了眼,好像没什么人追上来,这才松了口气,微微放下了裙摆,然后深深吸气,压下了刚才跑得急喘的呼吸,伸手扯平裙上的褶皱,这才露出笑容迎了上去。

????“这会工夫你跑哪去了……”一向疼闺女的沈父急起来也不由责备她道。

????“爹……”沈荷香急忙展开笑脸,“刚才我看到那边墙角有一个乞丐挺可怜的,我就把你给我买的红枣糕拿给他吃了,你不会怪我吧爹?”

????“啊……”沈父有点肉疼,那红枣糕也要二十多文钱呐,乞丐给个几文钱或者给两包子就行了,不过看到闺女脸上期待的笑容,一时间也不好再责怪,只好道:“你不是要买几个装头油的盒子吗?于掌柜铺子里就有,进去挑挑看有没有喜欢的……”

????“好的爹。”沈荷香笑着应声,见沈父转身进了店铺,这才隐下笑容微微吐了口气,脸色略有些懊恼,觉得事情好像越来越糟糕了,而且刚才一时匆忙那百枚铜钱也忘记拿回来,总不能现在回去,想来事情说了也说了,做了也做了,也只得重新打起精神跟着沈父进了铺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