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77章

月下金狐 Ctrl+D 收藏本站

????天刚朦朦亮,平清镇一家药铺便被敲开了门,伙计倒是习以为常,有些急病半夜还有敲门的咧,不过见是位带面纱的女子倒是有些意处,不过那女子倒是形色匆匆,颇有些不安,并且一进门便塞了伙计一把铜钱,即使觉得惊讶也是请了人进铺子,然后麻溜的去请坐堂的先生来,那位先生倒是一把胡子,给女子把了半天脉,倒是极为仔细,半天后才收回手道了句:“这是喜脉,一个多来月正是要紧的时候,得多多注意些,平日凉水与一些寒性的食物就不要再食了……”

????女子虽带着面纱却能明显看出紧张的样子,没坐片刻这才付了诊金离开了药铺,这女人不是别人正是沈荷香,这几日她心里就有些恍恍,终日懒的动只爱坐在火炕上,越想越是心如猫抓,如果再不确认恐怕便是连觉都睡不好了,修正此事她又不想惊动旁人,尤其是被姓简的知道,所以思前想后这才趁天色还早匆匆出门。

????如今却是有些心不在焉了,边走心里边乱的很,一个多月的话,那可能便是在马百里那时有的,或者是在简府?想到肚子里正有个一命相连的孩子,心里有些欢喜,但想到其它又觉得烦乱,只觉得这孩子来得太晚,若是能早些她定是会欣喜若狂,但这个时候却如站在路口,它的到来不是为她指明了方向,反而是可能带她走向最不想走的路。

????怎么办?有了孩子她就会有了留恋,有了留恋就再没有离开那个男人的勇气,如果说年轻的时候她还有心气冒死逃婚,但是现在的她却再没有那种力气去折腾,她要比前更实际的多,况且就算折腾,孩子也受不了,她也不想再尝失去孩子的悔恨惧意,所以这个孩子注定便要将她栓在简舒玄身边。

????沈荷香一路上走的慢,脑袋却是不断的想着,最后想得头都有些疼了,不由叹了口气,难道命运真是无可改变,转了一圈最后还是要留在那个魔头身边?虽然是不甘心,但是她心中却已是隐隐明白,一旦自己离开他,以那人的性格恐怕他们最后又要走上前世的道路,沈荷香不清楚跟着他过一辈子会怎么样,但是明白那男人的狠辣后,她知道自己绝不想再过那种不人不鬼的生活。

????如此想着不知不觉便回到了院子,天色已大亮,此时院中正是几个军营家眷洗漱的时候,军士未归时,几个妇人大都待在自己怕屋里,懒懒的家长里短,如今军士们打了胜仗回来,这些家室就如同缺了水的花儿突然被浇到了甘露,便是连气色都好了三分,并且个个拿出压箱底的衣物首饰,穿戴打扮好,再让下人带了食盒准备去探望夫君,哪一位也不甘落后。

????沈荷香进院时,两个东屋的夫人正抚着头上的金簪,边笑语边向外走,见到沈荷香时皆露出一丝意外之意,随即便打招呼道:“哎呀,本以为我和刘夫人便是最早的,想不到简夫人竟还在我们之前,定是早我们一步给简大人送去早饭了吧?”

????沈荷香本就没什么心情,此时只得笑了笑,也不分辨的移开话题道:“两位夫人也是要去送早餐?”

????提及此事,两人都抿嘴笑,其中刘夫人回道:“可不是,平清这边比不过京城富饶,听人说前方营里的伙食更是没有油水,我家相公这次回来人都瘦了一圈,怪心疼的,这才与孙夫人商量下做了点菜色给他们打打牙祭。“

????沈荷香听到此便顺坡将就道:”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在这阻着,省得两位统领在营里等着急了……“

????两位夫人闻言都笑了,”那妹妹有时间一定到我屋里叙一叙啊。“说完便提着盒子迈着莲步的离开。

????两人出了院子,刘夫人回头看了看这才道:”这简夫人真是生了一副好皮囊,极会讨男人欢心,这天不亮就给简大人送食了,怪不得简大人把她当成什么似的,听说这些日子院里就数她吃的好穿的好……“

????孙夫人闻言一撇嘴道:”这你就不知道了,她是商户出身,家里生意火着呢,听说她娘家就有三个铺子,她手里还有一个陪嫁铺子,玉肌坊你知道吧?那是京城贵人花钱的地儿,她手里钱多着呢,哪像咱们花一分都要计较着,这府里面吃的用的哪一样不用钱,相公一个月就么点奉银,要不是家里还有家布铺,这日子真是没法过了……“”这女人还真是好命啊……“刘夫人感慨道。

????“可不是,不过就算再有钱怎么样,一样还得靠男人,讨好着,这不一大早便起来送早饭了,任她面皮生的再好看也得跟咱们一样小心伺候着男人。“”就是,不过都说平清女人生得俊,果真不假,一个个小妖精一听说是京城来的官,都上赶着往营地里面跑,实在是气人,现在连那好吃懒做的简夫人都坐不住了,我们也得快些,可莫让她们瞧上咱们家的男人勾了去,后房填两个妾可真是堵心……“

????一时间两人都咬牙气恨,脚下也不由快了。

????此时沈荷香已经回到屋里,姜嫂子刚来不久,正到处找她,见着了她这才松了口气,简大人可是吩咐过定要照顾好夫人的,如果有什么差池那可赔上一家老小都不够用,此时见着人总算是放了心,关心的问了句,见夫人心情似不好,不愿开口,便极有眼色的去隔壁生火做饭。

????沈荷香刚才一路心乱的很,但现在已经平静了些,但头还是有些隐隐作痛,她脱了脚上的绣鞋,用着锦面玉兰花面的小被盖着小腹和腿脚,这才倚在小桌边想着心事。

????想来想去便只能跟那魔头缓和关系了,既然明知道这一辈子离开他便是地狱,那只有待在他身边走一步算一步,但以后自己也再难用真心面对他,一切都是为了腹中的孩子,沈荷香目光柔和,伸出玉指摸了摸腹部,一时又觉得心口涌起丝幸福,如果有了孩子那日子定然不会太难过。

????心下一冷静,又经沈荷香一番权衡利弊后,这才出声唤来一墙之隔正切菜的姜嫂子,让她做几道肉菜,油焖肉和醋排骨做两碗,到时装到饭盒里给前营的夫君送去,这样态度上也算是有个交待,虽说自己送更好,但沈荷香一是没有这个心情,二是知道腹中有了孩子,她自然是万是小心,像那些男人多的地方定是不会轻易去的,免得撞到什么后悔莫及。

????姜嫂子本就知道院里的几个夫人都去了前营,也正想提醒夫人,闻言后倒是极为爽快的应声,夫人不亲自送她倒也没多想,反而觉得这般做才符合说城里来的贵妇人的派头,那颠颠亲自跑去的倒像是几辈子没见过男人般急切了些。 ,

????打定了主意沈荷香却是有几分睡意,吃了两块姜嫂子做的热糕后,便想小睡一会,小睡前还认真的想了想那男人前世怎么死的,具体她也不清楚,只是跟着小贩四处卖香料时,隐隐的听人说小候爷与简将军如何如何,定是与小侯爷脱不了干系。

????沈荷香那时虽是一个妇人,但走街窜巷听人说的多了,倒也不算见识浅薄,那几年圣上龙体欠安,于是宫中内斗不断,为了皇位争得头破血流,至于最后谁是赢家她是丝毫不关心,她之所以知道简舒玄的死起见是因为先听到了小侯爷的消息。

????贵人之体的小侯爷最后竟被贬为庶民发配到西南青黄不接之地,永世不得反京,一个贵族被贩为庶民简直是比死还难受,何况是世代不允许反京,下场极其惨烈,这便是争皇位要付出的代价,他为什么会落的如此下场,据说是被人背叛,那个人不是别人,正是简舒玄,而在不久后,那魔头便落得那般惨的下场。

????其中复杂的前因后果沈荷香永远也不可能知道,但她想来却隐隐感觉到这一切似乎都是那男人一手策划,算人之余连自己也不放过,对别人狠,对自己更狠,这样的人要有多么可怕,现在想来她还觉得心底发寒,但同时也是松了口气,至少这一世他与小侯爷没有那样的深仇大恨,落不到日后那样的下场,牵连不到自己也算是不幸中的大幸。

????这样想着再加上火炕烧得热,身子舒服之余慢慢便合了眼睡着了。

????不多时姜嫂子便手脚麻利的将做好的饭和肉菜装入食盒,见夫人睡着便也没敢叫醒,怕饭凉了便将饭放入锅中用小火慢热着,她则提着食盒匆匆送去营地。

????却不知她前脚刚走,后脚便有两人偷溜了进来,其中一人悄手悄脚的进屋看了看,眼晴闪过一丝狠毒,随即便将门反插,然后将锅下燃着火的木头抽出来扔到了一旁的柴禾上,**,只一会的工夫整个屋里便烧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