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65

月下金狐 Ctrl+D 收藏本站

????草谷原的夜晚带了丝凉意,但若燃想篝火便会明亮而温暖,谷原上有一些放牛羊的牧民,他们不可能长久的待在城中,为方便看管牛羊便会在草原上扎起帐篷,待到每月十五便会聚集在一起喝羊奶酒吃羊肉,跳马里舞。

????此时沈荷香便穿着雪白的丝襟和嫩粉的窄袖短衣和筒裙,衣服将她那修长苗条的身材充分展示出来,此时正学着塔哈的妻子那般往羊肉上抹着孜然辣子与一些调料,她是第一次见到用竹签串起羊肉的羊肉串,十分的好奇,不由也做得精细,待抹好两串便递给旁边的简舒玄让她烤,此时简舒玄手里已烧好了一些,随手便装入盘中让她接过去吃。

????那羊肉被烤的焦黄,还流着亮孜孜的油,一阵阵的香味直往鼻子里串,沈荷香不由拿起一串闻了闻,塔哈的妻子在旁边示范着怎么吃,虽然这般露牙咬肉十分不文雅,但是周围的人都这般,沈荷香也禁不起诱惑的咬吹了吹,然后轻咬下竹尖的一块肉。

????又香又辣当真是好吃的不得了,沈荷香不由又吃了两口,这才想到什么,然后靠在旁边烤得一身汗味的男人身上,将肉串伸到他嘴边,简舒玄的确是停也下手中翻动的动作,瞥了她一眼,心道这女人还算有心,面带欣慰的张嘴,刚要咬上肉却见沈荷香手一动,划了半个圈又将肉串一收,然后放在自己嘴边咬了下去。

????听着身旁腰若细柳,眉目如画的女子看着他的黑脸咯咯的直笑,没等她逃开男人便伸了手将她用力的箍到了怀里,然后一张大嘴狠狠的便覆盖了上去,将那嚣张女子口中的羊肉渣半点不剩的卷入了口中,没有末了还在不停搜索,直到捉了那丁香小舌不断的戏弄,惹得女子惊慌失措这才松了口。

????而一旁边的塔哈夫妇见着小两口甜甜蜜蜜的不由的都捂嘴轻笑,塔哈夫妇便是简舒玄的故人,当年受他救命之恩,又拿了些银钱,现在便在谷原养着一大群牛羊,日子过得有滋有味儿,而塔哈也会打磨玉器的手艺,那块羊脂玉石便是交给了他。

????甚至还准备好了玉佩的花样,倒是少见的孔雀图案,羽毛都画得栩栩如生生,沈荷香有些担心是否能雕得出来,不过在看了塔哈给妻子儿子雕得玩件,才总算放下心来,毕竟羊脂玉珍贵,若是雕工不好岂不是浪费了这绝好的玉石。

????这雕刻打磨总也要日,于是简舒玄便带着沈荷香住了下来,晚上便赶上了篝火会,不仅吃到了好吃的羊肉串,还吃到了塔哈妻子亲手做的油馓子和胡饼,撒子吃起来香脆可口,而胡饼也是沈荷香的最爱,刚才在吃羊肉串辣到了嘴,又被那禽兽吻得舌头发麻,沈荷香好不容易挣扎出来,顿时满面红晕的离他远些,虽然这马百里民风开放,男女都极为大胆,但是她毕竟不是马里人,还是十分的不习惯。

????好在大家吃饱喝足了便成双结队的下去跳舞,倒没有多少人注意这边,而塔哈夫妇沈荷香早便选择性的忽视了。

????“夫人,喝点羊奶吃点馕吧,谷原的晚上有些冷多吃些可以抵御寒冷,沈荷香吃了几串羊肉正觉得有些油,立即点头接了热气腾腾的奶,小口的喝了一口,这羊奶比牛奶要腥得多,好在她喝了多年,早习惯了那股腥味,倒不至于难以下咽,随即便从盘中取了一块油馕。

????这馕是谷原牧民的主食,有点跟烧饼相似,家家户户都会做,而塔哈的妻子尤其心灵手巧,手出的馕便是比别家的要好吃的多,她下午刚刚才观摩半天,终于抓住了做馕的精髓,只觉得做小些放到自己糕点铺子卖,也定是赚钱的买卖。

????面是发酵,和匀,揉透的,然后用炸透的羊肉丁、孜然粉,胡椒粉,洋葱未等佐料拌馅,烤制出来的是肉馕,男人最喜欢吃了,而塔哈的妻子做的却是一种甜馕,不仅仅是放洋葱芝麻,羊肉切碎拌上盐,最重要的是还把冰糖化咸水涂在馕的表面,烤成后馕后,冰糖便会在馕表面结成结晶,在阳光下显得晶莹夺目,火光下也更让人垂涎欲滴。

????沈荷香咬了一口,只觉得香甜可口,吃起来满嘴油香,久久不散。

????实际塔哈在做的时候,沈荷香心中便有了很多主意,她毕竟沉浸在糕点中数年,基本看一眼便差不多做个七八分,这样的馕大,厚,软,香,适合谷原的牧民食用,即能饱腹又可口。

????但是拿到京城无疑有些粗笨了,京城的那些贵门小姐夫人喜欢的是小而精致的糕食,最好做的够一口食用的,而无需张大嘴去咬,这饼拿过去就算味道好吃,恐怕也是望而却步,并且羊肉也过于多,虽香却有些油腻,那些贵女哪一个不把肤白腰细看得比命重要,断不会吃多了长肉。

????她若想从中赚钱必定是要改良一番,沈荷香不由看向手中的馕,那塔哈妻子做的已是极小了,有巴掌大小,但是沈荷香却是想做成酒盅大小,最好是两口的量,尽量小而精致。

????孜然粉和胡椒粉要放,却要适当,口味轻的最好去除胡椒,而面最好掺芝麻粉揉软,最好是不用水,而用葡萄汁来揉,揉出的面便会带着一股水果的清香,而中间的肉馅也可以换成多样,用熬好的果膏,或者是蜜酿的花瓣,又或者是芝麻与花生,便是那客栈老板娘酿的果酱也极不错,想到这个,沈荷香便有些心痒痒,那果酱确实不错,也想回去亲自做上一做,再滴两滴泉液不知是什么滋味儿。

????就在这时一个十五六岁的女子走了过来,见到塔哈不由眼前一亮,随即便打了声招呼道:“塔哈的妻子,听说你家今天有新的客人,怎么都不告诉我一声,我家里还有新鲜的羊奶可以给你送一些去……”

????塔哈的妻子笑道:“谢谢娜纱的好意,我家里养了十几头羊,也不缺羊奶,你若不够可以到我家来端几碗……”

????娜纱此时已经走到了塔纱面前,但目光却是左右看着,最后目光落在了不远烤羊肉的男人身上,顿时眼前一亮,口中不由凑近悄悄问道:“我听阿丹说你家来了个极勇猛的男人,是不是右边的那个?啊,相貌果真是俊朗,塔哈婶子,我已经十六了还未嫁人,不若你给我介绍一下吧,到时我一定让母亲给你送上十头奶羊……”女子眼中又惊又喜,竟是一开口便说送三头,要知道这牛羊可是放牧人的财产,牛羊少的人家一共不过几十只,只提门亲便送十只,实在是极为高的代价了。

????而旁边坐着低头看馕的沈荷香却是听得一字不漏,这个大胆的求着亲事女子再次让沈荷香呆怔了,中午让那寡妇一番言论颠覆,心中还颤着半颤,想着成过亲的胆子大,谁知晚上便见到未出阁的女子当着面便要男人,实在是惊世骇俗的很,一时间倒是忘记放下手里的馕。

????塔哈的妻子无奈道:“娜纱,我丈夫的客人已经有妻子了,这次便是与妻子一同过来……”说完便指着坐在地上的沈荷香,“这就是客人的妻子,沈夫人……”

????沈荷香一听这才放下的馕,擦干净手起身看向那女子,不得不说这马百里的牛羊多,大概是有丰富的奶源,又或者是水土养人,这女子虽说不上多白,但大多都是丰,胸巨,乳。

????沈荷香喝了七八年的奶,养得一对挺自得,让旁人羡慕的丰满颤乳,此时与马里比,也只不过是中等了,眼前这女人的胸就大得惊人,如裹了两只大水球般,便是抬个脚都似要迸出,看完胸再看人,只能说人不如胸,那女子皮肤黝黑还有些干燥,大概是整日放牛羊风吹日晒,脸上还有些点点的斑点,笑起来牙齿有些微微的黄色,大概是吃了太多的烤肉串。

????似乎是听到那勇猛的男人有了妻子,又或者是被沈荷香的美貌震惊,竟是一时瞪大了眼睛看着她,没有反应过来,待到沈荷香同塔哈妻子打了招呼吃饱了要去夫君那边,那女子才大声道:“天啊,你这样的女人怎么能配得上勇猛的男人?我能为男人生十个八个孩子,可你这样小的身板,连一个都生不出吧?”

????沈荷香顿时变了脸色,孩子可是她这辈子的逆鳞,说她生不出一个,比打她一巴掌还难受,塔哈的妻子见娜纱口无遮拦不由的与她低语几句将她打发走了。

????这才对沈荷香小声道:“夫人,娜纱是个野心大的姑娘,而且一向有主意,胆子大,为怕她做什么傻事来,夫人还是一直待在简大爷的身边吧。”

????沈荷香盯着那胸大臀厚的女子,心中暗暗骂道,真是个无理的丫头,不过这种明着来倒是比背后放冷箭的好对付多了,随即便谢了塔哈的妻子,来到简舒玄的身边,亲亲热热的喂他两串羊肉串后,这才勾了他脖子道“吃得多了胃有些难受,不若我们骑马出去转一圈吧,谷原的夜色这么美,你带着我……而且我腿也有些软了……”话儿一向是娇里娇气,但那禽兽就吃这一套,尤其是挽着她手臂娇滴滴可怜巴巴的瞅着他。

????果然不出她所料,男人犹豫了片刻,便跟身边一起烤羊腿的塔哈低声说了两句,随即便回头拉了沈荷香悄悄的向外走。

????马百里谷原的夜色美极了,万里夜空被一轮明月照耀,散发着雪一样的银白色光芒,那一片茂盛松软的草地上,马儿奔跑起来的声音都消了几分。

????而此时另一种声音沙哑却是极为清晰,“哭什么?月色这么美,难得我带着你在马上转了一圈……”

????“呜呜,我是说想看看谷原风景,又不是……啊……”正说着话,哪想着那禽兽竟是随着马的颠簸用力顶了她一下,顿时一声媚,叫溢出了口,接着便是连续的呜咽和嗯嗯声,待颠的狠了,她还管身在何地,反正是无人的旷野,顿时便越来越大声的叫出口,叫到后面竟是时起时伏的,高高低低浪得她自己都羞红了脸闭了耳朵不敢听。

????而此时的两人在马背上,男人衣衫完整,但是女人却是被剥了个干净,整个玉体都被男人揽在怀里,一开始是面对面,男人双臂挽着她腿弯,她则双手吊着男人的脖子,被上上下下的颠,这种颠与平日在床上却又不由,借着马的起伏,那物竟是又深了几分,不断的捣着她最里面的花芯上,她不由的哭泣的扭动,结果却是越扭越用力,最后那水都沾湿了马背上的毛。

????然后那男人便将她在马上转了个身,实现了他带她在马上转一圈的承诺,如抱着婴儿撒尿一般的揽着她的腿弯,顿时女人整个人都露在了外面,双手无依无靠的只能惊叫的扶着男人的手臂。

????此时若在前面便能看到女子吓得紧紧闭着的眼晴,而那胸前一对玉兔却是因颠簸一上一下居烈的颤动着,当真是一波还来不及,一波又来侵袭,波涛汹涌的让人难以言诉。

????而那**被身后男人分开两边,露出了那鲜红的秘处,此时正芳草正沾着露珠,在月光下显得晶莹剔透,而那娇嫩间正有一根紫,黑之物无情的上下的穿刺着它,那鲜红处越加的显眼娇嫩,每一下那女人都会惊叫一声,呜呜咽咽的似哭似叫,时不时身,下的还随那物带出一股股白色的奶渍,溅到了马背上。

????“呜呜,那里受不得了,涨得难受,别别……别那么深,快顶到我肚子里了,抽出来些……”沈荷香被弄得水深火热,底下又痒又痛又烧灼,但又有股来顶的快感,让她一时喃喃语无论次道,一只手也不由的伸到下面护着,但如何能护住那根铁杵的动作,越发动的厉害,又快又狠又深,加上马的奔跑,直颠得沈荷香摇动着小腿得泪流满面的尖叫。

????最后被简舒玄弓着身压倒了马背上,臀微提起,靠着双腿的力道悬空在马背上两寸,然后便开始大力的又狠又准的捣着面前撅着屁,股女子,捣着她差点晕了过去,双腿张开坐在马背上,无可避免那粗粗的马毛磨着她最隐秘之处,那么强烈的磨擦,连带嫩嫩的小珠子也被磨的微微肿涨,加上那物的如蛇般直往深里钻。

????沈荷香直叫得嗓了都哑了,无论是身,下还是脸边都是一摊水渍,只是身,下的黏糊糊,而脸侧则是泪水,到身后那禽兽终于觉得满意了,用力之下如岩浆喷涌,烫得女子全身哆嗦,半天没有反应过来,待到清醒时,只觉得自己粉红的乳,尖尖也因着那马毛不断扫磨着隐隐的疼着。

????而那男人重新将她抱在怀里,还用嘴将她尖尖含在嘴里吸咬着,湿着水更是尖尖的疼,爱爱过去,回想起来,沈荷香却是又羞又恼又怒,这一次竟比第一次在泉边还要过份,秘处紧贴着马背的感觉太过难堪,好在马儿跑得远,并没有遇到什么人,否则让人撞见她哪还有脸活,如此一想便气恼的掉下泪,一时顾不得用手扭那禽兽的耳朵,只卧在她怀里眼睛哭得又红又肿。

????作者有话要说:dingdingjay扔了一个地雷

????朱雀扔了一个地雷

????400387扔了一个手榴弹

????紫扉扔了一个地雷

????不懂你骨子里的摸样扔了一个地雷

????3541160扔了一个地雷

????果真扔了一个地雷

????12345扔了一个地雷

????alalei扔了一个地雷

????席$凉秋扔了一个地雷

????青衣扔了一个地雷

????c语言扔了一个地雷

????c语言扔了一个地雷

????浩浩扔了一个地雷

????上下5000年扔了一个地雷 ,

????紫扉扔了一个地雷

????方小囡童鞋扔了一个地雷

????沈凝凝凝凝扔了一个地雷

????苏苏扔了一个手榴弹

????lili扔了一个地雷

????感谢扔地雷手榴弹的妹子,谢谢你们的鼓励33333333

????ps:亲爱的,感谢你们的订阅,因为你们我才有勇气继续码字,谢谢你们,不会让你们失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