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58

月下金狐 Ctrl+D 收藏本站

????王家糕点铺子开张没多久,生意还算不错,毕竟是有几手不外传的做糕配方,京城的人吃惯了奉家铺子和德云斋的糕点,再换点新鲜口味倒也不错。

????那王家铺子开了半月,见祖传手艺的几种糕卖的不错,便又涨了价,原本巴掌大的一块糕卖六文,转眼便涨到了九文钱,一天的纯利益也快有二两银子了,且买的人每日都在增加,只十来天的工夫一家便分到手十两银,无论是王氏还是王氏的哥嫂都乐得嘴都合不上。

????要知道在村里开家铺子也就能赚个辛苦钱,本就都是些没钱的农家,哪有人能天天吃得起糕,不过是混个温饱罢了,也不是没想过进城卖,只是离得远不说,租一家铺子也要不少钱,如今王氏嫁出去的闺女家里居然买了铺子,他们只要带着手艺过去做糕,每月就可以拿钱,这等好事儿自然是求之不得,于是连自己家村里铺子都停了。

????现在想来这主意真是太对了,半个月十两银子,那一个月便能赚二十两,一年就是两百两,这般算着两家都满意的不得了。

????尤其是王氏,哪还见着半月前在沈家大闹的狼狈样儿,此时头发梳的溜光水滑,上面还抹了刨花水,插了数枝银钗,耳朵上还戴了一对金耳环,身着绸衣,脸上也涂得妆粉,远看白得很,近看扑扑往上掉着粉末,毕竟以前是村花,总还有几分秀丽,稍一打扮倒也不难看。

????如今铺子生意好,有虎子帮着也忙不过来,王氏也不想动手做,婆婆还要看孩子,便还要再雇一个伙计,一个月二百文钱,有了伙计后王氏就更是得意洋洋,已是以老板娘而自居,每日精心打扮后都要在门口转上两回,便是连孩子都扔给了后院的婆婆看管。

????但是不久后,对面一家卖馄饨饺子的铺子不知怎么关了门,说是卖出去了,待过两日竟是挂了招牌,也是家糕点铺,只是铺子的牌匾镶了金,门脸也换了,里面也加上新的柜面,摆置的颇为讲究,进去便让人耳目一新。

????当天开了张便打开门做生意,三个十二三岁的小姑娘穿着水灵灵,笑脸相迎的做着伙计给客人称糕拿钱,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人做着掌柜,后院传来一阵阵糕点的香味,当真是飘过一条街,闻着的人无一不流口水,互相打探这是哪家的糕点铺。

????一听说是冰肌糕点铺,顿时便都想到了冰肌坊,毕竟其胭脂水粉品质之好,已隐隐有京城之最的趋势,凡是爱美女子哪个都不知道呢,恰好爱吃糕点的都是女子居多,传得那是飞快,当时便有几家贵府的丫鬟管事进了糕点铺子,不一会儿手里便都拿了盒糕出来,于是陆陆续续便都有人进来。

????只要进了冰肌糕点铺的人便都挪不动步了,因着那糕实在是香气诱人,且冰晶玉透精致的不得了,这铺子沈荷香本就不打算赚钱,一是为自己贪嘴,想着培养几个丫头,到时能随时吃到自己想吃的糕点,二便是用它来挤兑对面的王氏的糕点店,其中固然有想解气之意,但也不乏玩乐之心。

????再便是这些年她精于保养之事,不仅长用自己做的胭脂水粉,后来也慢慢贪吃起喜春做精致糕点的手艺,于是便自己用泡过泉水的花草让她做些糕点茶水吃用,谁知竟是吃得极好,便每日都如此,时间一长不由发现这一擦一喝两者相合,皮肤竟是保养的比两年前还要通透上三分,细滑白嫩的仿佛能掐出水来,就算自己十来岁时的皮肤也不见得比此时更幼滑,更不要提与前世时相比了。

????所以这家铺子总也算是她的小厨房,毕竟做糕点也用不了多少本钱,少卖一些便也亏不了本,而经常在冰肌坊买胭脂水粉的还可送上一两方养颜糕,合着吃用不仅对皮肤好,还能更加为冰肌坊招揽人气,可谓是一举两得。

????早年最早买沈家头油的那家富户的小姐,外家在京城颇为有权势,而她哥哥一举高中,则被招入京城,一家人也搬了去,后来借势嫁了个三品大员成了正妻,她的相貌在云云美人中只能算中上,那三品大员妾室通房没十个也有七八个之多,个个容貌不俗,但成婚四年却一直受三品大员的宠爱,虽后进了不少佳人,但她正品夫人的宠势依然不减。

????除了其当家的手段,却也有爱打扮保养之习,虽到了二十却仍如十七八的女子一般容颜,且因自小皮肤娇贵,又加上母亲宠着,好东西就没断用过,但却很少有适合长用的胭脂水粉,每一种用上一段日子便觉得乏得很,再好的水粉用着久了皮肤也有红点,实在是苦恼,直到后来无意中买了一个货郎的头油,那淡雅的香气虽简简单单,却闻着不腻,清新如花香一般。

????后来货郎又送来的胭脂澡豆,虽然盒子粗糙但里面的膏脂的澡泥却是又香又细滑,用着实在是让人惊喜连连,远超期望,使得她用光后再也用不下别家的东西,只一个劲的让自己丫环去那货郎家拿用,直到后来入了京城她还担心再买不到那用着舒服的胭脂水粉。

????好在后来那户在京城开了铺子,让她觉得暖心的是那沈家居然还记着自己,虽她家颇为富裕,手里从来不缺银钱,但是在冰肌坊有些新上的小物件都会先赠用一二,比如那质地细腻的唇脂,冰肌坊卖的便只有红粉两色,她却还多了支桔色果香味儿,说是可润唇着用,唇干燥的话,晚上涂上一层,第二日便是水嫩饱满,实在好用的很。

????还有些制出香味极好的熏衣香也会送上一两块,不仅如此第二次来会询问丫环夫人用的感觉如何,若是不喜香味儿还会改进,虽东西不多,但这举动实在贴心的很,使得她用得放心之余也是极为佩服那沈家的女子,生意做到如此地步又如何不声名远扬,听说现在宫中有不少宫妃还托人买了冰肌坊的粉脂用着呢。

????今日刚让丫鬟去拿了香泽和香花露,回来时丫鬟便带回一块油纸包着的方糕,并将冰肌坊新开糕点铺子赠送糕的事跟夫人说了,夫人不置可否,随后她便将糕点用了只小碟子装着端到小姐桌前,一方并不多,不过是掌大的一块,但是不知是刚出锅还是怎样,竟然带得满屋都是糕点甜香气,不由让人食指大动。

????黄夫人不由的接了丫鬟切下的一块放入口中,只觉得糕松软的仿佛化在了口中,而咬动间似还有一股玫瑰香气在口中,其中掺了些脆香之物,实在是美味的不可方物,待一口吃下后,黄夫人不由的看向那块糕开口问道:“这是什么?”

????“小姐,那冰肌香糕铺的伙计说这是她们家小姐最喜欢吃的一种,吃着最是养颜,名字叫玫瑰栗子糕,看名儿不出奇,说是其中加了很多补颜色的,玫瑰磨的细粉,还有芝麻粉,炸得花生仁,核桃仁,还有炒熟的香软栗子块,面中还和着鲜牛奶汁,没有放糖,但听说上面刚抹了山中的野蜜,因做起来可麻烦,一共才做了四五块要给他们家小姐留着,见我来人,才从内室取了来,拿到手还热气腾腾,夫人,这东西虽不多,可那沈家人当真会做生意呢……”

????黄夫人坐在桌前听罢不由又吃了两口,直到一方糕都吃的丁点不剩,这才漱口起身,“这几日没出门正闷着,就带我去冰肌香糕铺看看,买上两方留着晚上给老爷也尝尝……”女子哪个不爱美,一听说是养颜糕顿时便坐不住了,只想去看看怎么个养颜法。

????那冰肌香糕铺开业第一天人便多到堵了门,好在这家馄饨铺子地方倒也大,四开大门中间隔断迎两方客,左开门虽人少些,但门口停的无一不是轿子马车,进门的大多是买冰肌坊胭脂水粉的贵府丫鬟夫人,而右开门则是卖大众糕点,虽然卖相与口感比左开门的要差许多,但胜在价钱便宜。

????实际上沈父打发了虎子一家后,便自知白手起家,家中底子实在是枯得很,不像人高门大户磕巴磕巴底子还有那么十个八个忠仆,虎子的事也同时让沈父意识到这人不是自己的终不可靠,索性便花了大笔钱让人牙子送了不少人来,准备在花田选一处建庄子,买的这些人专门留下看管翻晒花田香山产下的香料,到时帐记着细些,卖身契又在自己手里,总也翻不出大浪。

????借着这个机会,柳氏让沈荷香也挑几个自己用,毕竟闺女在简府也总得有几个自己能放心用的人,沈荷香正求之不得呢,一口气买了十来个长得俊俏的小姑娘,又要了几个身形膀实的。壮年男丁,冰肌坊分五个给阿春用着,这边冰肌香糕铺也要开张,剩下的过去跟着喜春学做糕点。

????学了十多天才总算有点样子,左开门的自然都是喜春的手艺,这么些年经过沈荷香的调,教,喜春这把手艺着实了不得,可谓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做出的糕不仅色香味俱全,且香味浓郁,尤其是泡过泉水的各种香花瓣,磨成干粉后存放起来,做的时候只要抓上一小把,糕便会香味四溢,口感极佳,因着小姐的习惯,喜春做的时候都会配以各种花瓣粉,自然是极为吸引人。

????而同样的材料才学十多天的小丫鬟便是做得差多了,好在做得是沈荷香花银子买来的祖传配方,用料不差加上喜春看着,倒也不难吃,只是卖相有一半会稍差那么一点,但却极为便宜,好的一方才五文,差的三文四文都有,总之比对面那家便宜的多。

????此时对面的王家糕点铺顿时冷清了大半,一上午也不过三两个人买,几乎都跑到对面那家,急得王氏的哥嫂一遍遍出来看,而虎子却是坐在灶上唉声叹气,虎子娘却是抱着孩子抹着眼泪,口里直说:“虎子你真是迷了心窍,糊涂啊……”

????虎子抱头半响没有言语,却不知那掩着的手臂下眼中的悔意,他想过好好的帮着沈家看着香山看着花田,想过一辈子就这样娶了媳妇抱个儿子,平平淡淡的过日子,但是每看到沈家的兴旺,看到那个离他越来越遥远,只能在午夜梦回才能正视的女子,他心中便如刀绞一般,为什么会如此,他不止一次问过自己,但最后所有的答案都是因为他穷困,他家贫,他没有银子,没有底气,才不配得到一切,而这是个挣扎的漫长的痛苦的过程,他也曾心虚过,后悔过,可是有些事有第一次,便有第二次,周围所有的人与事都逼着他,仿佛没有回头路般往前走……

????直到落入今日的境地,如今见着对面荷香的铺子,虎子便知她定是恨自己入骨了,她在用这种方法告诉自己,她的厌恶与看不起,想到此他便将头深深的埋入到了膝盖之中。

????而王氏却是气得直跳脚,但大家开门做生意,是各凭本事,只要没在自家门口拉人,就只能干瞪眼看着,除非你能将人招回到自己铺子,最后只能想到降价,但无论她降多少,对面总比她家少一两文,而且去了对方就很少再回来买了,基本全成了那家的回头客,这更是让王氏恨得耳颤。

????能不回头么,那糕里掺得可是泡过泉水的干花磨的粉末,便是不吃闻着便清香溢鼻,咬一口虽说新人做的总是差点,不是咸些便是甜些,但是平民毕竟不是贵府那般嘴巴叼,什么山珍美味都吃过难以伺侯,大多数人吃着都觉得很不错,且吃完再吃其它糕点,竟是有些淡而无味,这么便宜又好吃的糕点自然便成了回头客,他们不知道的是自己吃的那些实际不过喜春选剩下的料,丫鬟拿来练手的东西。

????真正的好物却是都在左开门里,黄夫人到的时候,冰肌香糕铺正有几个同她一样赶来的官宦之妻,微微点头交淡一番,便开始看起了铺里的糕点,看着那新制的黄梨木中码得一小块一小块的糕点,不似其它店中码得几层叠在一起,一个格里只放一两块,不由都觉得新奇起来。

????那做伙计的丫头便解释道:“我们家掌柜说了,卖精不卖多,所以每日的糕都是现做的,只有一两块,如果过夜就倒掉,不会让贵客吃隔夜糕,若是有喜欢的贵客可以留个地址,做好便立即送到府上,我们店里人很多,跑腿很快,所以保证是刚出锅热气腾腾松软的香糕,保准贵客们吃得口余留香,满意安康……”

????“哎呦,这小丫头话儿说得可真有趣,嘴倒是伶俐的很啊……”几个夫人听着不由捂着嘴笑了起来,被夸的丫头不由笑出两个酒涡,她是小姐亲自挑的,不用她在后院烟火熏燎的做糕,就让她在前面跟贵客说话儿,每卖出一方就给她一文钱,是除了月例的格外钱,一开始她还觉得一方糕卖到半两到二两银子实在太贵了,谁想到这些贵人居然眼皮不眨的就买下来,才一上午她就赚了十几文,顿时笑得眉毛弯弯,这活儿她爱干,又能得钱又被人称赞,做得可开心了。

????看着那些精致小巧,或晶莹剔透或整块奶白,乳黄,及黑白绿等的糕点,顿时细细问起来,小丫头都一一回着.

????“夫人,这是玫瑰饼呢,小姐又称它是“玫瑰火饼”,皮儿研磨了芝麻最是香,口感酥松绵软,玫瑰香味浓着呢,现在正是这种玫瑰花开盛的时候,里面还掺了新鲜的花瓣,掌柜说吃了可以让皮肤好颜色呢……”

????听罢顿时有夫人买了两块,一边的丫鬟顿时寻了油纸仔细的给包好装进盒中。

????“夫人,这是奶香桂花糕,里面全是鲜牛奶呢,还有桂花粉花生浆和糖浆,可以香口白肤呢……”可以白肤?顿时又有几人买下,这些人都是冰肌坊的常客,自然知道其效果不虚,有此信任,自然半点不怀疑。

????“哎呀,夫人,你太有眼力了,这是红枣糯米糕,女人吃了最是养气补血,能面色红润走路不喘呢……”说完又引起几个夫人的笑声,接着又被买光了。

????最后几人都满载而归,黄夫人心满意足的挑了几块喜欢的糕点回了府,一样尝了一点,竟发现样样都美味的很,超过了预期,虽不知是否真得能养颜,但冲着这份精致和美味也是极为值得了。

????如此过了十多日,那王家铺子已是门可罗雀,人少的可怜,价钱便是降到了五文,也没有挽回多少人,这是因为那冰肌香糕铺的手艺一日比一日好,做出来的糕摆出来就被人抢了,抢不着的回头到王家铺子买,结果吃一口怎也不是那个味儿,又甜又腻面味重得很,若是没吃过冰肌香糕铺的糕或者会觉得还不错,但吃过后就味同嚼蜡,东西不比不知道一比吓一跳。

????除非是王家铺子白送,否则真得没人要,十来天做出的糕都自己吃了,直吃得王家几人直噎脖子,之前赚的钱很快又赔了进去。

????沈荷香在沈家帮着弟弟洗了乳毛,又将它小心的放回到床铺上,与它哼哼吖吖一番,这才心情极好的坐了轿子拐个弯去了自家的香糕铺。

????之前听碧烟说那王氏气得抱着孩子在门口指桑骂槐的大骂,后来被一个二品夫人的下人喝斥,又灰溜溜跑回了店里,沈荷香不由笑得眉眼弯弯,香糕铺开得随意,不过是为了一时之气,并不想赚什么钱,甚至普通糕点还是赔本卖着,但听到不少贵门夫人小姐都对香糕赞不绝口,一时也觉得愉悦许多,将自己内外养肤的方法分享给那些买过自己胭脂水粉的夫人小姐,同时又有钱赚,又能得到称赞,也算是两全其美。

????在轿子停在冰肌香糕坊时,果真见王氏正在门口看着,直到见了沈荷香摇着芍药花样绫纱团扇下了轿子,作无意间往她那一撇,她这才脸色受惊般往屋里躲了,沈荷香在铺子细看了看帐目,右开门赔本了,却没想到左开门却是大赚一笔,倒是出人意料了,养颜糕虽新奇,却没想到反想如此之好,吃过的基本接下来几天都会来买一两方,因着数量不多倒也不忙碌,喜春也有足够时间教着手下带着的两个丫头,最后询问了一番,这才带了几方喜春备好的香糕上轿子离开。 ,

????这秋老虎将临至,天更闷热,来回简府沈府的走,虽有马车轿子可坐,却也热得满身汗,回来便哪也不想去了,只想着清凉的衣服躺在窗边的木塌上,边上放盆冰,顺便手里拿本趣史看着,喝着香花茶惬意的躺一下午。

????只是这一日她正看到趣处,外面的丫头突然急急道:“小姐,不好了不好了,姑爷他……”

????作者有话要说:梧奈扔了一个地雷

????紫扉扔了一个地雷

????如痴扔了一个地雷

????感谢扔地雷的妹子~~~谢谢你们的鼓励!

????ps:这两天病蒙了,天天挟着脑袋写,错字错句明儿改,我不行了,先去躺躺t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