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51

月下金狐 Ctrl+D 收藏本站

????被一个自己之前讨厌且惧怕的男人,在身上做着这样让人羞耻不堪,亲密不能再亲密的事儿,一次次的探入浇灌,一次次的在他注视之下进入到那从来无人到达过的桃源深处,一次次的刮着她麻,痒无比的细嫩,千万百计的逼着她身子在他的大力之下,痉挛的接受着那一波一波几乎要灭顶的快,感,惹得上面那一桃花口千娇百泣,下面那一汪桃花源则嫣嫣然然,溪水潺潺,染湿芳草,流而不绝。

????干得身下的女子除了哭叫,什么也做不了,男子当真是身怀异禀,平日他倒也不会如此猛浪,毕竟之前有过两次,第一次且尽了兴,但永远不低估男人的本性,未尝过美妙滋味却也可以忍一忍,一旦尝过如何能崩得住,更别说第二次不过是那么不轻不痒的轻抽了两下稍解了解火气。

????且又忍了一个月,才总算日日望穿眼的将这个娇气的娶进了门,新婚之夜她又如此的娇嫩柔顺,不仅没有之前的反抗,甚至还会揽着他臂膀,娇里娇气的求饶,那软糯糯的一看便知被狠爱的的声音,听在男子心里如何能不发软,而与之相反的却是身体的反应,几乎无法自行控制,硬,涨得身下女子在水红的缎子不断的摇首,红红的小嘴哭的嗓子都哑了。

????不知过了多久,男子总算欲,念稍缓,这才低头看向怀里的柔弱,只见那白嫩嫩的娇人身上一片狼藉,腿,间的细嫩此时如那被手碾过的花朵,东倒西歪,且正沾着他的所有物,淋得那水红床单红白交错,刺激的男子眼眸深了又深。

????而这娇滴滴的人,此时却连收腿的力气都没有,就那般在半空轻轻的张着,似还没被人疼爱够一般,只会闭着眼吭吭唧唧的哭,男子怜惜的轻搂搂她,她便欺软的抱着他的脖子摇头哭诉,散落了一手的乌发:“呜呜,你这个禽兽,没人性的,弄得身子哪里都疼,明天怎么见人啊?”

????见人?男子不由扯唇一笑,这简府就是为她建的,还需见什么人,不过父母的坟前有时间倒是应该去见见的,想到父母在世时给订下的亲事,再看怀里娇嫩嫩的人儿,虽不说得偿所愿,却也算是心满意足了,随即便抱了她到了净室。

????原本以为不一会儿便好,结果却耽搁一个时辰之久,只因洗得满手香滑软嫩,一时兴起之下,便压着那嫩处又做了两回,沈荷香两条细腿就被挂在了浴桶上之上,腰臀被那坚硬的手臂扶着好一顿的上下戳,弄,最后到了那顶点女子的哭叫声在净房里此起彼伏,只觉得那里要被捣坏了,捣碎了一般,最后是被身后的男人像把着婴儿一样抱了出来。

????此时天色已是微微发亮,从净室出来,换了新床单后便被男子抱到了床上,沈荷香已是困累的半根手指都抬不起,眼睛也睁不开的眯眯着,感觉那禽兽像抱着孩子一样贴近了要吻她,不由一时气从中来,眼角流下两滴泪,骂人的话到了嘴边却又咽了回去。

????她虽迷糊着,但在伺候男人的事上却敏,感的多,否则前世也不会讨着侯爷五年而不失宠,虽不想承认,却也明白眼前这个男人是个吃软不吃硬的主儿,越是与他对着干,他便越不好说服,你叫得再疼他也不会理会的,但若是软了说点好话,他才会依着你的意,虽然仍是疼,却也知道疼惜着弄。

????若是自己再骂他禽兽,指不定还要又弄上两回,一想来便觉得臀,股轻轻打着颤,只得用藕一般白嫩的手臂软软的抱着他的腰,含着两泡泪道:“女儿家身子最是娇贵,弄坏了寿命都短一半,你定是恨我,所以才刚娶我过门就这样欺负我,一点都不知道爱惜。”

????这一抱一哭,果然便见身上这五大三粗动作一停,竟像真怕弄坏了般力道松了松,沈荷香见状再接再厉的揽着他的脖子,用润满泪的小脸贴着他的脸颊像小猫似的轻轻蹭了蹭,声音带着三分娇憨与两分撒娇埋怨的意味道:“今晚都弄几次了,我这都疼了呢。”说完便拉着他的大手放到自己腹部。

????那腹部入手又嫩又软,那大掌竟是连摸了几下,不由的揽了她酸涨的细腰,开始替她揉了起来,虽然那手掌粗的很,磨着皮肤疼,但好在掌心温暖,力道也适中,倒也舒服的很,享受惯了的沈荷香不由懵懂的伸直着身子任他揉着,尽管那男子的嘴唇一直在她白嫩鲜红的尖尖上不撒口,却再没有进一步的动作,于是累极的沈荷香终于放心下来,手臂轻搭在男子的肩膀上,在其温热的口中及那宽阔有力的怀里沉沉的睡着了。

????这一睡便直睡了一天两夜,待到腹中空空饿到不行才起了床,阿春已经回冰肌坊打理着,碧烟与喜颜伺候她洗漱,见着随沈家过来的几个丫鬟不时背着她偷偷的笑,不由的脸色一红,那一夜她的哭叫声想必外面的丫头都听到了,但那又如何,沈荷香的脸皮还不至于那般轻薄。

????不由装若无其事的道:“明日的回门的礼品都备齐了没?”

????碧烟听罢不由笑着道:“都备齐了,小姐,简公子早都吩咐好了,而且还给小姐留了库房钥匙呢,要我等小姐醒了就交给小姐,有什么需要的可以直接到库里拿……”说完几个丫鬟面面相视都笑了起来,谁不知新婚第二日早上,几人本想进来伺候,结果看到什么?简公子叫小姐起床,结果小姐撒娇着挂在简公子身上不起来,简公子也是宠着小姐的,不仅拦腰抱了好久不撒手,还直吻着小姐的脸蛋,显然是疼爱万分的,离开时还吩咐任何人不得吵醒夫人呢,也早早让人备下了回门礼。

????见着简公子这么疼小姐,几个随沈家来的丫鬟自然都高兴万分,“对了小姐,简公子还说,府里人手不够,让小姐你挑着买一些人回来,银钱都在库房小姐可以随意用着……”

????沈荷香听罢心里这才顺了些,正妻便是这般能管着家里的财权,并且可以支配使用,像以前做小妾就只能得侯爷赏赐,便是连库房门都进不去,这般一想不由心下高兴些,眼神不由明亮的看向铜镜,只觉得今日的颜色格外的好,想必是睡得饱了的关系,不由的展开一丝笑容,露出了一线雪白晶莹的整齐贝齿。

????碧烟见着小姐对镜自赏,那脸颊白里透红,端是比出嫁时还光彩照人了些,她不由心里偷笑,这嫁人与未嫁确实不一样,现在便是连粉和粉脂都不用擦了,墨玉般的乌发被碧烟挽了个飞仙髻,然后取了小姐出嫁前夫人给小姐打得一匣子新首饰,里面便有几颗大大小小的一套珍珠簪,饱满而圆润,随意的将其点缀在沈荷香乌云般的秀发间,更显得柔亮润泽。

????内里着了玉色的精致绣兜,是逶迤拖地粉红烟纱裙,外又罩了浅红水薄烟纱,并绣着同色的云里牡丹,腰间还系着抹翠色嫩绸,碧烟拿了妆盒,先淡扫娥眉,又涂了层养肤白膏,几乎不需要再上胭脂水粉了,因着小肤皮肤极好,细润如温玉般柔光若腻,而樱桃小嘴这些年一直不间断的敷着那红嫩花草做的红膏,如今不点而鲜,娇艳若滴,妆点了反了便失了原本的自然之美了。

????沈荷香对着镜子照了半晌也是极为满意的,养了手后这才套了用上等红纱制的薄软绣鞋,上面便都是用贵重的红宝石镶嵌的图案,极为鲜亮好看,初看一色,但细看却是隐隐有光泽流动,当真是精致异常,夏天本就炎热,穿着这红纱鞋,即漂亮又透气,感觉就像没穿鞋子一般轻盈舒适,几乎是沈荷香的最爱了。

????若不是这身子还隐隐的发疼,她便还想着要多出去看看院子,初起床便只喝了碗她一直喝着的杏仁奶,但梳完妆腹中又空空落落了,好在碧烟让人将饭菜都做好了,端了进来,都是沈荷香平日爱吃的,还有几种珍贵的,如那一盅极品血燕,以前在侯府也吃过几次,却不极这盅色艳味浓。

????“小姐,这个是简公子让做的,库房里还有很多呢,都是之前立功时皇上赏的,小姐可以喜欢吃多少就吃多少……”沈荷香听罢不由眼睛闪闪,这东西对女人最是好,滋补养身,而且好的价钱非常贵,平民根本买不到的,平日能喝上几盅就很不错了,没想到姓简的居然有不少,第一次觉得这般嫁过来也是不错的。

????喝了两盅滋阴养颜的汤膳,又喝了点鲜鱼汤和海鲜粥,接着又吃了两块玫瑰香糕,喜春的手艺真是越来越好了,这泡了泉液的玫瑰花瓣揉碎了做出的香糕,甜而不腻,入口即化,还带着浓郁的花香气,当真好吃到咬到舌头,连吃了三块,这才停了口,边用香汤漱了口,边心下琢磨,这等好东西若是拿着与人分享,然后赚得大笔银钱,岂不是对不起这制糕的手艺。

????吃过了饭,沈荷香这才觉得身子好了些,腿也不无力打颤了,套了对雕着牡丹花的红翡手镯,便取了那库房钥匙让碧烟带她去看看,还有什么比查看将属于自己的库房更开心的事,早便听说那御前禁卫是个极吃香的职位,虽然一个月的俸禄只有那么百两银子,但是奈何守着皇上,是皇帝的亲信,对于亲信皇上岂有不大方之理,各种赏赐不断,若立了功金银更是如流水一般,还有宫里的宝贝,沈荷香前世在侯府虽没少见过,但是现在却不同,那时只能用眼看羡慕着,现在却是属于自己的,如此一想,不由兴奋的走得又快了些。

????只见偌大一个简府,那铺着上等的青花石的路上,一个一身淡红纱裙,细腰不盈一握,步子迈得即小又柔美,虽快却不失杂乱,大概是有风吹来,那红纱裙竟是随风掀起,露了那一双粉纱小鞋,当真是精巧的很,整个人就好像那随风纷飞的美蝴蝶,当真是动人的很。

????简府是新建,库房的东西也是刚拉进来不久,堆放的杂乱也没来得及收拾,于是入目的便是一些堆在地上的器皿古玩,另一边还有几口大大小小的箱子,好在没有多少灰尘,一主两仆进去后不由四下看了看,随即打开几口箱子,顿时惊叹了。

????沈荷香不由睁大了眼,倒是听说简舒玄曾救过皇帝,想到会有赏,却没想到会是黄灿灿的一箱,一箱十盘,上面全都码着金光灿灿的元宝,金子这东西换成银票只是张纸,拿到手里才会心惊肉跳,这些金子该有多少,她不由的咽了下口水,看了半天关上后,这才又开了箱,码得整齐的十盘银锭,银光闪闪。

????刚看过一箱金子沈荷香倒是镇定下来,又打开了其它几只,每一箱的东西都价值不菲,金银珠宝名人字画,琉璃玉件,珍瓷宝贝,果然其中有一箱上好的血燕,足有百盏之多,足够吃一些日子了,难得的是其中箱子里还有一匣子珠宝,中间有几颗珍珠大到惊人,沈荷香喜欢到不行,拿在手里反复的看着。

????不仅圆,颜色又透着白粉,在手心里带着美丽的荧光,着实迷人的很,这大珍珠是难得做腰饰和鞋饰的珍贵之物,两个挂在鞋头,走起路来又奢侈又美,穿成穗子若做压裙之用,即高贵亮眼又可搭任何颜色的衣服,爱不释手的看了半晌,这才依依不舍的放下来,还有几块冰蓝玉,是水中石,天蓝色纯洁高贵,若是能磨成珠子摘在手上定会十分漂亮,甚至还有几颗亮晶晶的珍贵无比的晶钻,换几个角度看,当真是迷人的很。

????于是沈荷香喜滋滋的从库房捧了那匣子亮晶晶的东西回了屋,然后又在屋里一样样看了半天,这才放回到匣子里,沈荷香虽爱美爱银子,爱所有漂亮美好的东西,但是不代表她会眼馋的看到便抢,那禽兽虽然说自己可随意用,但毕竟只是一句话,还是随时都有反悔的权利,这东西到底不是自己的嫁妆可以随心意的处置。

????且他放的那么严实,恐怕是想藏着拿去讨哪家姑娘的欢心吧,若是自己不经过他随意拿了这些镶了首饰,还不知道要怎么不愿意呢,如此一想心下高兴的劲儿便过了些,一时间也觉得兴意阑珊,不由地将匣子一推,想着今晚他若回便问问他,若是犹豫不给,或只让自己挑两三件,她便不要了。

????上辈子老拿别人的施给,看人眼色早便看腻了,这一世虽没什么地位但总银子不缺,倒不至于买不起,只不过这东西成色好的可遇而不可求,有时有钱也买不到,就算是有了也是送进宫里,或者是用来巴结贵人之用,轮不到她这样的商人女罢了。

????想到此,拿起桌一柄精致的象牙扇,心不在焉的轻轻扇了扇,想到什么不由问正在屋里收拾的碧烟:“简……夫君这两日都未回来吗?”

????碧烟听到不由掩嘴笑,口里却答道:“小姐,公子新婚第二日晚上回来一次,见小姐还在睡便没有叫醒小姐,只用了一餐便又离开了,昨夜没有回来……”

????沈荷香听罢不由快扇了两下,显出她内心的着急,虽然她不介意经常离家,几日不归,甚至觉得这样也挺好,但总不能归宁之日还不回来罢,那自己一人回去岂不是让父母面上无光,徒惹得人议论,不过碧烟马上又说:“公子让人稍了口信,说是明日归宁一定回的。”

????沈荷香这才安下心来,食过午餐,便带着碧烟在简府四处走走,结果越看越是喜欢,整个府邸建得极为精致,都是她最喜欢的那种,假山小溪,还有个不小的花圃及一处小池塘上面已结着莲花,到时取一些莲花与荷叶制成香料,留着熏房间是很好闻的,清新又干净,到时再在空地上移栽一些贵重的香树,光想着沈荷香便觉得心潮澎湃。

????她知道的,简府其实刚建成不久,而那简禽兽也不像是会在乎府里布置的人,她如今是简府的女主人,自然能够随心所欲的亲手布置,待按自己心意整建好……光想想便觉得那定是件极有成就感的事,而要做这些必要加一些人手打理,现在简府除了她带过来的四个丫头,便只有两个看门的及三两个粗使婆子,根本没什么人手可用,打理府里就更勉强了,也不必提那些荷塘和香树花圃,不由想着过两日去挑一些人回来,毕竟这么大的府上,没有几十个人,也总得有十几个人顾着。

????不过这些却也不着急,待明日归宁后再说也不迟,逛了一会儿加上天气也热得很,不一会儿便出了汗,沈荷香最耐不住汗味,急急回净室便泡了会澡,全身舒爽的换了衣衫便又补了个午觉,若是能一直如此日子当真是舒坦的很。

????这一觉一直睡到了晚上,那简禽兽还未回来,沈荷香不由担心起来,明日归宁是要早些出发的,现在仍不回来那明日又如何能赶得上马车,这般绞着心思等了又等,直等到半夜也没见人归,沈荷香这下子真得急得要哭了,不由坐桌在桌前咬着牙,想着若明日一旦他不归自己要怎么办?想得头都要痛了。

????在碧烟劝了半天,这才着里衣躺下,直到后半夜迷迷糊糊被人搂了满怀才惊醒过来,然后便觉得一双粗手拨开了薄薄的衣襟,探进她胸前的白嫩,在其中捏来揉去流连往返,沈荷香只觉得被紧揉着呼吸不畅,全身战栗,在闻到那人身上的味道后,本想张口呼叫顿时化为惊喜,尽量忽略那只作恶的手,心道这禽兽总算回来了。

????虽然一回来便不枉他禽兽之名干着坏事,但这打不消沈荷香心中的欢喜,担心明日归宁的心思总算是放下来,见那禽兽直拿着胡渣的脸来贴自己脸颊,一时不由推搡的躲着,口中却是半喜半怨他道:“怎地这么晚回来,一身的汗味,快去洗洗,净室里有水……”

????趴在身上的男人哪肯听她的话,趁她说话的空档便堵了她的檀口,那股浓烈的男子气息冲入鼻尖口中,直震荡着她的胸口,想到那夜的事,不由觉得腿间涂的桃花蜜顿时黏,滑起来,未待她反应整个人便被男人剥了开来,白嫩嫩的如一尾小鱼,被那只大熊直拱的头摆尾颤,不能动弹。

????过了一个多时辰,红纱帐中仍是抖的厉害,只见一白嫩的美人正抱着自己的腿弯,满脸泪痕的张着红唇哭诉着,背则贴着一个强壮的男人,那男人只一只手臂便将人带腿一起捞在身前,一只手探前面轻分开那娇嫩的花瓣,搓捏着上面的珍珠,而另一处强猛却在那嫣红处大肆进犯着。

????女子只觉得身子都不是自己的了,惊,涨,酸,痒,痛,到了快深时,加上那男人前面那只手的拧搓,一丝晶莹的水渍顿时流出殷了床章,沾了那男人一手及一腿,娇嫩,女子顿时羞耻到无地自容,不由地哭叫得挣动起来,“禽兽禽兽,你就不能轻些,这般的欺负我……明日归宁我哪还有力气……”

????身后男人却是轻笑着咬着她的玉耳,身下却又加快了速度,直到半晌才放了娇人歇下,顺带亲她小嘴,她却还在堵气嫌弃他嘴里有味儿,没有洗澡不让他碰,直到他去净室用凉水冲了澡,歇了体内还在高涨的欲,望,忍着给她擦干净腿,间,这才总算是让抱着,甚至可以亲着她白嫩嫩的两团白兔。

????沈荷香迷糊睡前,手还抓着胸前那个脑袋上的头发,心里却道这禽兽古怪的很,竟然喜欢含着她尖尖吸着睡,当真以为自己是那刚生下来不久的小奶娃吗?

????第二日归宁,沈父和柳氏早早便在家门口等着,见着了闺女和女婿来,两口子高兴坏了,忙让下人早早备下酒菜,中午好一家人吃个团圆饭,趁着机会柳氏拉着闺女进了房间。

????沈荷香摸着柳氏的肚子,掩不住惊喜直道:“娘,这定是个弟弟,肚子这么尖……”

????柳氏却是笑着说了两件肚子里小东西的趣事,又打量了荷香半晌,见闺女实际不似那般开心,便话音突的一转,沉着面问着闺女道:“荷香,你跟娘说实话,这两日在简府过得怎么样?他有没有欺负你?”

????沈荷香原本是不想说的,但是自己娘亲就在眼前,一脸的关切看着自己,一时间想起昨夜只觉得心里的委屈如决堤的海水一般,不由眼泪盈了满眶,半天才抽噎道:“娘,他有……”说完便解了身上外罩的纱衣,给柳氏看了背,还没看肚兜里的乳儿呢,吸咬的触目惊心的。

????连耳后脖颈都不放过,害她大热的天还得头发一缕披在肩上遮着,衣服也不敢穿得薄了。

????谁知柳氏急急忙忙的看着,以为闺女身有什么被打的伤痕,结果入目的却是点点的红,这东西她再清楚不过了,怔了半天竟是忍不住笑了出声,急忙给闺女把纱衣给罩上,口中却道:“你这孩子,身子本就娇气,轻轻一掐就是块红当娘不知道啊,以后可别再跟别人说他欺负你了,这哪是欺负你,这分明是那简小子中意你稀罕你呢……”

????男人只有稀罕才会这般亲着,半点地方都不放过,若是不喜欢便是让他再多看你一眼,他都懒得去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