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49

月下金狐 Ctrl+D 收藏本站

????谁知这般一叫,那前方穿着粉红玫瑰紧身上衣,下罩翠绿烟纱散花裙的女子,竟是走得更快,只余了一缕玫瑰清香缠绕在鼻尖,惹得那男子连连又叫了数声,碧烟哪想到小姐会突然走了,一时没反应过来,但在见到那两个人其中一人时,顿时“啊”了一声,那个一直没出声,但眼睛却一直追随着小姐身影的男子,不就是那日在那个无名小镇救了她与小姐的简公子吗。

????难怪小姐想要离开呢,那日明明是简公子抱着小姐走了,毁了小姐清誉不说,竟还敢悔婚,碧烟心里极为不忿,但一见到简公子的眼神,又觉得浑身起鸡皮疙瘩可怕的很,眼睛瞪到一半都有点抽筋,只好对着那个在一边还抻着脖子冲铺外叫嚷讨厌鬼道:“叫什么叫?那是我们家小姐的帽子,给我就行了。”说完便将帷帽从其手上抽了出来。

????那人一听顿时眼前一亮,急忙问道:“你们是哪个府的?你家小姐姓甚名谁,唉唉,你家小姐订了亲事没有,嫁人了没有……”

????碧烟闻言瞪大了眼晴看着眼前这个男人,明明长得不缺鼻子不缺眼的,怎地脑子似有毛病般,哪有男人这般问女子名讳的,想到什么,顿时哼了一声没好气道:“你问简公子不就知道了?”说完瞪了眼便向小姐走的方向追去。

????那男子顿时急得跳脚,他不是别人,正是刚出完任务回来的谢清成,自从去年冬天在客栈里那么惊鸿一瞥,无意间看到了一女子,便顿时觉得惊为天人,但是那女子颇为神秘,无论再如何打听寻找也找不到了,只好作罢,不过今日突然间又见到了人,便觉得心花怒放,惊喜异常,他想这一定是两人之间的缘份,今日可无论如何都不能错过了。

????结果在听到那个小丫鬟说的话后,顿时便呆了,随即便冲着旁边的简舒玄恼怒的怪叫道:“简兄,亏我当你是我大哥,今日还陪你来拿订亲礼饰,你就是这样对兄弟的?我倾慕的女子你居然知道当不知道,冷眼旁观的看着我上窜下跳的,说小了是开玩笑,说大了你这是要断送掉自己兄弟将来的幸福啊……”

????那简舒玄本就眸间阴沉一片,听到此言,剑眉一挑,眸黑如降的看向旁边冲他喊的谢清成,随即伸手冲他勾了勾指:“你想知道?过来,我告诉你……”

????谢清成闻言一怔,顿时一喜,立即闭了嘴不疑有他的凑近,简舒玄扯唇笑了下,“她是……你嫂子。”说完便用受了伤的右臂对着其肚子便是一拳,沉闷的皮肉声响起,谢清成顿时惨叫一声,剧痛的抱着腹部蹲了下来。

????简舒玄打完虽面不改色,但另一只手仍是却了下肩上的伤口,此时包扎好的地方又渗出了血,因穿着黑袍却并不显眼,目光扫过刚才女子拿起的那件首饰,随即看也没看地上被打得嘛嘛叫痛的兄弟,抬步便离开了辅子。

????谢清成疼的成了蜷起的虾米,好半天才站直腰了,还好简兄是用受伤的手打的,若是好手恐怕没防备之下肚子都砸烂了,还有,简兄刚才说什么来着,她是你的……嫂子?什么意思?兄嫂,兄嫂,难道那女子便是简兄未过门的妻子?当年在山上看见的那个穿着布衣的村姑,天那……这怎么可能?村姑怎么眨眼就成了富户小姐,谢清成的哀嚎声不由更大了一些。

????真是天道不公,天道不公啊,这好好的白菜怎地都叫熊瞎子给拱了,可惜了那一朵娇嫩的花儿,插在了一摊牛粪上,简兄那种粗汉子哪里懂得对女子女温柔爱护啊,真是越想越觉得痛不欲生……

????沈荷香走到了街上才觉得顺过来气,不由抚着胸口,刚才在掀帘子时,她便看到自己之前喜欢的那套金镶玉的头面便在简舒玄的手中,还让掌柜包起来,明明是女子的头饰,他买下来定是要送给女子的,男人送的礼多贵重,便代表他多在乎那个女子,而那副头面最少也要千余两银子……说不定他这次在京城里又定下了别家的小姐,正要订做成聘礼相送。

????沈荷香想着想着便不由失魂落魄起来,脚步小步小步走的杂乱的很,低着头眼圈红通通的,像马上要落下泪来一般,心想他果然是来报复自己的,先说要和自己订亲,后又在林子强占自己的身子,在她如今名声狼藉走投无路时,却又想去讨好别家的女子,娶别的女子为妻,当真是冷血无情的禽兽,还让他的兄弟来调戏自己,她真是恨死他了,恨死了,恨不得……

????“小姐,小姐……你慢点,等等我……”碧烟在后面上气不接下气追来,待抓了自家小姐的胳膊,急忙七手八脚的将帷帽又戴到小姐头上,好在快下雨了路上没什么人看见,否则这般不戴帽子又乱跑的样子让别人看到,又要背后闲言闲语的说什么了,她可不想有人说小姐被亲事刺激的疯掉了呢,那夫人一定会打死她的。

????“碧烟,我们回去吧……”刚才看到不该看到的人,沈荷香心里难受的很,哪还有闲情逸致的去看首饰,不等碧烟应声,便向沈家走去。

????碧烟不敢再随便说话,她知道小姐心情现在肯定是很不好,虽然平时没什么脾气,但也不是泥捏的人,怎么捏怎么是,这个时候若再说些有的没的,指不定劈头盖脸的就将她骂一顿,大庭广众之下她可不想那般没脸,不姐既心里不痛快,说不定回去睡一觉就好了,这么一想,便闭了嘴跟在小姐身后不敢言语的往回走。

????结果刚路过唐家铺子门口拐角,便被门侧一个人堵住了,那人穿着一身月白衣袍,显得整个人干干净净的,书生气十足,正是沈荷香最喜欢的那一种,而就是这个人,在简舒玄与小侯爷提亲的时候,连人都躲了起来,大门都关得死死的,之前所提的亲事,竟没一人应声,否则她又怎么会落入今天这种境地。

????可这个人现在却是一脸的内疚和悔意的拦住她说:“荷香,之前全是我不好,侯爷提亲时我正在青宛书院宿习,并不知道此事,我想得了功名就回来娶你,给你一世荣华,却不想母亲顽固竟以死相逼,我实在是无法了,才会应承了亲事,可是你要相信我,我一点也不想娶那个许家小姐,我心里只有你一个,现在是,将来也是……”毕竟是一个读了十来年书的考子,说起话来进退有据,防守有攻,刻骨铭心催人泪下,是个女人都会心软。

????见到沈荷香还站在原地,那唐荣轩心中一喜,面色更显苦楚,他看着面前这个窈窕女子,纤纤的玉手及那不盈一握的细细腰肢,心下不由一热,忙道:“如今你为我受了这般苦,我日日看在眼里痛在心里,好在这次试考有些成绩,母亲也终于答应了,她说愿意抬你进门,当然我不会让我心爱的女子做妾的,等到你进门来,我定会说服母亲让你做平妻,荷香,你我情投意合,你进了门,我一定会待你好的……”

????听罢戴着帷帽女子的手都在轻轻哆嗦着,半晌没有说出话来,因看不到脸,那唐荣轩便以为她这是感激感动的,顿时柔情的一步上前,也不知是有话要说,还是以为到了时机要握女子的手安慰一番。

????便听到女子隐着怒气般的用力道了句:“碧烟,把装钱的荷包给我……”

????碧烟一听忙解下了荷囊递给小姐,只见小姐从其中掏出一把铜钱劈头盖脸的往那男人脸上砸,直砸得那唐荣轩捂着脸跳脚,啊啊痛叫,连砸了几下,直到砸完最后一枚银子,才转离怒冲冲的往家走。

????一主一仆急匆匆回到沈家闺房,碧烟这才露出了惊叹,满眼冒星星的说道:“小姐,你刚才那银子打狗的法子太厉害了,原本以为唐家公子是个不错的,却没想到也忒不是个东西……”见小姐把帽帷摘了下来,眼睛红红,有眼色的碧烟立即跑去打点凉点的水给小姐擦脸。

????沈荷香却是越想越气,眼睛啪嗒啪嗒的又落了下来,以前时多少商户男子巴巴的想娶她为妻,直挑花了眼不知拒了多少门好亲事,现在却是人人都能上门欺辱,瘸子,瞎子,混混,便是连那唐荣轩也想来插一脚,什么求了母亲,什么抬她进门,什么说服母亲做平妻,当她是那不知事的傻子一般。

????也不看看自己的德行,试考不过是五百名左右的名次,到现在还是个童生,现在不过娶了个小商户女就真当自己是什么人了,便是自己将来做妾也绝不会给这种人,便是死也不会给,说完便将桌上的茶壶扫到了地上,趴在上面便哭了起来。

????这一哭便哭了一下午,晚上身子不适连饭都没吃便早早歇下,这雨憋了一天,到了晚上总算是淅淅沥沥的下了起来,就算下了雨天儿还闷热的紧,热得人睡不着觉,碧烟只得在出去前将窗轻支起点缝隙,还能透点风进来。

????沈荷香洗浴完,便面朝里侧卧在床里,枕巾都有些湿淹淹的,不知多久才睡着,待到半夜,床上的碧纱突的被风吹动,一阵冷风将她惊醒过来,以为是窗被风吹开,便掀开薄被想起身,一转首便见到一个黑影突的立在床头,顿时惊大了眸子,刚要开口叫人。

????便见着那人轻俯,用手托着她长了点细肉的下巴,堵着她的香甜的檀口便用力啄吻了起来,原本还吓得全身颤抖的沈荷香,在感觉到那用力的手及那隐隐熟悉的男子气息,顿时间便知道此人是谁了,那一夜在林间的湖边,月光明亮之下,他就是这样肆意的捉弄自己,吞着她的香津,戏着她的舌,逼着她不知羞耻,逼着她……

????想到此,她心中的新仇旧恨一起涌了上来,一双嫩手开始在他身上用力不要命的锤打,直到那人分开神捉了她的手,这才松了嘴。

????沈荷香得了喘气,如何能放过这机会,急忙挣动的张口要叫碧烟,却听着那人在耳畔懒懒道:“叫吧,正好让人见见沈家小姐被疼爱后的样子……”说完人便坐在了床边,将她顺手搂进了怀里。

????此时正值酷夏,天儿正闷热时,晚上她贪凉爽都只着薄薄的纱兜,和一件薄纱亵裤,身体的轮廓十分清晰可见,而那人的手此时正横在她一双丰盈饱满的下面,刚才还似故意的擦过那上面两个尖尖的突起,引得她敏感的身子轻轻一颤。

????“你……”沈荷香听罢一时间整个人如被雷击,顿时又气又恼恨,但想到一旦叫出声,被爹娘或者哪个人听见,自己便不用再见人了,便是母亲一气之下都可能将她打死,不由的咬住了唇,一时间这些日子的委屈,惊怕,恐惧袭上了心头,原来便刚有些消肿的眼睛又有泪花泛起。

????她一动不敢动的窝在那人怀里,低低的颤着肩膀,口里却是打落牙往肚子里咽的泣不成声道:“当年都是我的错,是我有眼无珠不识贵人,是我恶言伤人……”边说眼泪便颗颗落下,沾湿了胸前的薄纱。

????“可是,那一日你已经……你已经连本带利的讨回来了,我不欠你什么了,你还来做什么,还是你觉得不够,想要我连命都赔给你?那你拿去好了……”说完便破罐子破摔的引颈就戳的闭了眼睛。

????那男子却是盯着她半晌,看着她蝴蝶般轻颤的睫毛下一双眼时不时的轻骨碌一下,甚至微微掀起一条缝看他的反应,男子见着她口里说着死,却极怕死的样子,不由的气笑道,“不过一夜**就想抵过?打得一手如意算盘,就算要了你的命又值几个钱……”说完便低头亲了亲那两排像小刷子一样齐,微微上翘的颤颤睫毛。

????吓得沈荷香急忙睁开眼,生怕他会吃了眼睛般,憋得狠了,眼睛一汪汪的水意,随时都会溢出来一样:“那你……你倒底要怎么样才能放过我?”

????男子用手指轻抚着她柔嫩的脸颊,语气却微微带了丝明显的训斥和不明显的宠溺道:“已经现在这个样子,居然还到处招风引蝶,你说该怎么办?自然是日日**严办……”说完便延着那流泪的眼泪一路吻了下去。

????沈荷香感觉到颈子被用力"yun xi",及那放在胸前的手开始蠢蠢欲动,一时间她倒抽了口气,吓得身体都僵了起来,“不要,不要,你快放开我,简舒玄……”此时她无比后悔起今天穿得这件薄薄的纱兜,什么都遮挡不了,在那手放在腰上时,胸前的两点红梅便不受控制的轻轻翘起,此时在他用手指轻轻摩挲着那白嫩的半圆时,纱兜早已困不住那两点红梅,清清楚楚的显现出了那诱人的轮廓。

????在男子将嘴堵住香口时,那手已经如蛇般灵活的探入到薄兜之中,轻轻的揉搓着,戏着那两点柔嫩得仿若两团嫩水般的红果,这一吻即猛烈又悠长,待她缓过气才发现自己不知何时被男子抬高抱坐在腿上,正低头吸含扯咬着自己胸前那两点傲人雪山上的柔美嫩尖,她一挣便扯得那嫩尖酥麻颤抖的紧,越扯他越咬得紧,直到细嫩的尖尖咬得疼了。

????不由流出了两滴泪来,想到那一夜他便是这样欺辱自己,丝毫不顾她还是处子,一而再,再而三的当玩物一般玩弄,现在又是这样,不想娶她却要当她是妓子说来便来,一时间也忘记害怕的抡起拳头用力打着他,一下,两下,三两,直到泪眼婆娑,手打得红通通,那男子似只感觉到瘙痒一般,抓了她的手眼睛黑亮的看着她,“那日是谁哭着说死也不嫁给我,如今又在闹脾气怪我不许你名份……”

????沈荷香不由的瞪大水汪汪的眼敢怒不敢言的瞪向他,那般占了便宜现在又要卖乖,从没见哪个人会这般恶劣的。

????看着她哭肿的眼睛,和她没长多少肉的巴掌小脸,眼睛竟是有些怜惜,出奇温柔的轻吻了吻她红肿的唇瓣道:“那日我带你下山,任务便出了意外,不得不立即赶去,事情横生枝节直拖到今日才回来,并不是要故意拖延婚事……”圣上命人办的事有几人敢去违抗,他能从中摘了时间出来已属大逆不道,事后又快马加鞭的行路数千里,再没时间去处理其它事,才使得这娇娇女日日哭得跟泪人一样,见到自己脸白的像纸片,哪还有不心疼之理,晚上请了命便冒着雨巴巴的赶来,谁想不领情却又锤又打。

????如此一解释,沈荷香终于停了下来,看着那男人幽深的眼眸注视着自己,不由的有些后怕的睫毛轻颤了下,想到他刚才话与平日凶巴巴的语气截然相反,感觉极为不习惯的扭过头,避开了他的视线。

????那心虚又倔强咬唇想着怎么反驳的样子,加上她得了自由急忙想遮掩的抱了身子,使得那丰盈的胸前被挤得更加到高高诱人的鼓起,直惹得男子眼中黑意更沉,幽眸更亮,一时间手臂揽了那柔细的腰肢,便扯了那兜带,如虎戏白兔,狼戏幼羊般,将身下女子幼嫩细粉的身子弄得直打着颤,闺房间时不时的便传来男子爱不释口的吸咋声,及女子推扯的低泣声:“不要,不要,混蛋,你究竟要欺负我到什么时候……”

????待到两日后,京城原本看沈家热闹,及一些想打着沈家闺女和冰肌坊主意的人,顿时都如鲠在喉,因着突然间那沈家闺女便订了亲,第二日有二十辆车都装不下的聘礼,塞了沈家足足的一院子,还有一些还放不下的只好送到了香料院子。

????原本整日愁眉苦脸的柳氏和沈父,此时早就笑得合不拢嘴,忙着让下人盘数着聘礼数量,之前还在忧心闺女的亲事,夜夜睡不好觉,谁知这转眼间便全都解决了,怀胎八个月的柳氏高兴的脚步都轻了七八分,见人便说起着闺女亲事,那武官便是自家的丈夫兄弟的侄儿,之前因给皇上办法去了南方,现在人回来不到两天,便急急的赶来淡亲事,昨天刚订好,今天就将礼送了来,显然是备下已久了。

????这话说得那没少看热闹的唐夫人脸色半青半白的,最后灰不溜丢的回了铺子,还有什么说的,那沈家闺女这次不仅嫁得好,还嫁的体面,谁不知那三品武官正在皇上身边当值,日后立了功升迁的机会可多着呢,且是那武官家里都父母早逝,这沈家闺女一进门便是正妻,直接当着家,什么都说得算,本以为那武官是冲着父母生前的念想,才勉强与订了娃娃亲的商户女子结亲,心里定是不喜的。

????但如今一见这二十多车的聘礼,桩桩件件都是用最上等的梨花木箱装着,看着便知价钱不菲,说是光锦衣首饰便装了满满两车,那聘金都是一盘盘的金元宝,怪不得那沈家两口子乐花了眼,这聘礼便是娶贵女也足够了,这沈家的闺女还真是好命的很。

????不止唐夫子恨恨,便是那唐荣轩也是无精打采,原本他算盘打得精,美人,钱财一样不缺,但这次真是鸡飞蛋打,美人嫁了,钱财飞了,便是人也得罪了,可真是得不偿失。

????沈荷香正在屋里,坐在窗边梳着头发,眼睛却是时不时朝着窗外望去,直到碧烟快步跑了上来,一进门便兴奋的大声道:“小姐,小姐,那简公子拉来了一马车的衣服首饰,件件都精美极了,夫人说他送了这么多聘礼来,定是看中小姐,中意小姐才会这般的,老爷已经在喜贴上按了手印了。

????沈荷香闻言紧张的心顿时放了下来,轻轻的舒了口气,这样已经是最好的结果,还能奢求什么呢,至少不用再受街坊的白眼非议,自己也保住了名节,爹娘也终于能安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