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41

月下金狐 Ctrl+D 收藏本站

????可惜寻死这个念头对沈荷香来说,来得快去得也快,在手握着簪子触到脖子上的皮肤时,动作自然而然的停了下来,怎么能那么狠心的刺进去,伤害自己的后果是不仅疼还会留疤,她怕疼,而且那个人还不知要怎么对付她爹娘,怎么想也不会甘心的。

????沈荷香拿着簪子,脑中却是百转千回,两排如扇子般浓密的睫毛颤了颤,微眯着眼想看看对面那人的举动,结果一看之下却更是心浮气燥了,那男人正站在对面,唇边勾起一抹意味不明的笑意,似乎是在冷眼旁观着看热闹一样,不仅丝毫没有阻止之意,还有些讽刺的意思,当真是毫无人性。

????他在看什么?看她被簪子刺的血光四溅?还是看她没死好再插几个窟窿?

????沈荷香不由暗自咬咬红唇,才不会让这人如愿,也不知是不是参军被,操练傻了,跟茅坑里的石头一样又臭又硬,真是软硬不吃,冷热不进的,如此还能有什么办法?只得收回了手,又将簪子插回了发间。

????这事若换一般的闺门小姐,这般上不去下不来的被人嘲弄着,早就羞愤死,偏沈荷香不在意这些,不仅从容的将簪子插回到如雾般的云发之中,甚至还理了理鬓角的几缕,似没有发生刚才的事一般,整理好了这才看向对面的那人,一反之前的忍气吞声和激烈寻死。

????只是看着简舒玄犹豫了下道:“我想你若是想报复我们也不会等到现在了,当年有眼无珠错待你全是我的错,和我爹娘无关,你就不要迁怒他们了。”当初沈父毁了两家立的婚约也是不得已,若不是沈荷香当时哭着闹着绝食威逼,柳氏心疼闺女天天流泪,沈父又怎么会做这种落井下石的事来,便是如今沈父想来还是觉得愧对简家故人,内疚的很。

????“不过……”沈荷香不待那人开口便又加了一句:“在这之前,我也要跟你清算一下,因为四年前我救过你一命,现在是不是也要还了?”

????“哦?人命?”简舒玄竟是有些兴味的倚着墙壁,低头专注的看着面前这个娇滴滴的女子嘟着粉红的唇瓣,跟他一本正经的讲着条件。

????“你还记得当初香山上的那个猎人洞吗?”沈荷香眼晴轻轻一动,光泽便如泉水一般灵动,“你当初在洞里昏迷不醒,是我半夜上山替你处理了伤口,还熬了药喂你,连连照顾了你两夜,如果不信你可以看看你右腿侧面是不是有道疤痕?”

????“我腿上的伤上没十处也有八处,你指的是哪一处?”简舒玄居高临下的看着她,脸上似笑未笑道:“且我记得当初在洞中救我的是一位年过六旬的采药翁,而不是什么女娃。”

????沈荷香顿时有些气闷,急忙道:“第三日中午我去给你送干饼时,你刚清醒过来,不知怎么见了那采药翁进了山洞,便以为是他救了你,其实他是在说谎,他……”

????“原来那日在洞口鬼鬼祟祟的人就是你?”简舒玄眯了眯双眼打断了她的话,“难怪你知道我曾在山洞中受过伤,又知道伤在何处……这样说来,当初在石洞我还丢了百两银子,到如今也没有找到,你家当时离那山洞最近,又经常去山洞偷窥,不如我们现在便去官府对峙一番……”沈荷香听罢顿时气恼极了,脸色涨红,一脸的你简直胡说八道的表情看向他,暗道这人不仅恶劣,这颠倒黑白之事也是顺手捻来。

????“你不要胡说!明明是你当初偷偷扔到我家院子的,你这个坏胚子,王八蛋……”一气之下,沈荷香胸前微微起伏着,可不就是送碗不成反说盗,如今这一搅,任她说得天花烂坠也不可信了,亏她还以为这人跑的那般快,是因为发现了那采药翁的真实面目才会如此,谁知竟然拿着恶人当恩人,真是蠢笨。

????几句骂人的话一出门,便见那人脸色一变,抬腿自己走来,沈荷香哪有不怕之理,急忙拿过坑边的包袱狠狠往朝简舒玄丢去,然后拎着裙子一瘸一拐的转身要跑,结果那包袱连那人的边都没擦到,就被他眨也不眨的伸手一挥,拍了出去散了一地,接着沈荷香便觉得自己撞入到了一具石头上一般,直碰的她全身酸疼,连腰身被人抱个满怀也不自知。

????还未反过劲儿,头上那人便冷冷警告着,“别再想着从别人那里赖过功劳好功过相抵。”简舒玄靠近她:“我不是那些无知后生,整日的以德报怨,恩情我不会发在心上,但是负我的仇却会记得牢靠,你不必再多此一举了……”

????沈荷香听着直打哆嗦,这世上什么人最可怕,大概便是眼前这种了,心胸狭窄,睚眦必报,当年那个好吃懒做的香贩跟这人比,给他提鞋都不配啊。

????“我不过是骂过你几回,何必老是纠着不放……”沈荷香眼中不由的泛起水意。

????那人却是盯着她,唇角微微勾起,慢慢轻道:“简舒玄,我是不会嫁你这个克父克母的丧门星的,因为谁嫁给你谁就要倒霉,一张疤脸丑得要死还敢到我家来讨钱,就是有钱给乞丐也不给你,还站着干嘛?快滚开,省得秽气沾了我们家院子……”

????沈荷香泪珠似掉未掉,听得有些莫名,只觉得似曾相识,但紧接着简舒玄阴测测的第二句才终于想到了什么。

????“……再加上你刚才骂我的两句,我可是记下了,这等辱骂便是在我手里死一万次也不足惜……”

????沈荷香这么一听才终于脸色发白起来,听着最后两句,目光带了些惊惧的看向那人,这可不就是当初自己骂他的那一通话吗?倒不是忏悔自己骂得有多难听,只是想着这么多年这人竟然还一字不差的背出来,便知此人定是将这些话放在心上了,如此恐怕他当真不会善了,这可怎么办才好?

????似乎满意她的表现,那人伸手摩挲着沈荷香滑腻柔软的发丝,慢慢凑近她,半吓半低述道:“我走到今天这一步,等得很久了,你以为我会放过那些当初陷害轻视简家的人吗?哼,要么家破人亡,要么锒铛入狱,我会让他们下半辈子都只能待在监牢里,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既然你那么恨我,刚才为什么还要将我从坑里拉上来?让我冻死岂不更如意?”沈荷香吓得泪珠在睫毛上要掉不掉,当初做过的事,现在来后悔哪还能来得及,她只想弄清楚这人到底想怎么样,想怎么对爹娘,这样打一棒子给个甜枣的又要戏弄她多久。

????简舒玄却是唇边有些意色,伸手握了她的细腰,因离得近一阵阵清甜的茉莉花香气传来,他不着痕迹的深吸了口,然后凑到她白玉般的耳边轻道:“我救你,自然有我的道理,只要你日后乖乖听话,我便答应你暂不动你家人……”边说着,嘴唇边划过怀中女子那形状圆润,微微有些凉意的下巴,趁着她溜神间,那唇舌贴近了近在咫尺的粉红唇瓣,接着便似忍不住般霸道的将其吸入口中。

????并在她惊慌的微呼时,强硬带着不容抗拒的窜入其中,果然不负他所望,吸到了一口温香暖玉,接着那男人便似蜜蜂尝到了美味一般,竟是半点空隙不留将那女子锢在怀中,舌头上瘾一般开始不停的开拓着香源,而另一只手竟是顺着小袄窜入衣内,当摸到里面柔腻光滑一片,竟是连小衣都没穿时,男子的动作顿了下来,眸中竟是闪过一丝怒意,阴沉沉的望着怀中被他吻的唇瓣鲜红,眼眸泪盈盈双手直推动着他的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