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37

月下金狐 Ctrl+D 收藏本站

????此时不远的一家三层楼客栈,名为倚翠客栈,在京城也是小有名气,因为楼中不仅提供着住宿与热水,还有热腾腾的膳食美酒,更是还有莺莺燕燕的卖艺女子,边吃着饭还可以边听着小曲,也算是秀色可餐,此时外面正下着雪,但客栈里却是热闹的很。

????虽然这些女子口中说是买艺不卖身,但哪一个不是风尘中打过滚的,普通女子又如何敢来这满是男人寻乐的地方,所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只要给到价钱攀得到关系,卖的东西又何止艺这一字,此时靠窗近的一桌,便有三个男子坐在那里,旁边还有两个打扮素净的少女抱着琵琶如叮咚流水般的轻弹着。

????“难得白天出来偷个闲,咱们这顿可是不醉不归了……”一个身着藏青短衣的男子嘻哈的招呼:“喝啊,刘兄,简兄,今个我请客,你们不要客气了……”

????那个被称刘兄却是苦笑的摇了摇头道:“谢兄弟,我昨晚跟兄弟喝了几碗,早上再接着喝可是吃不消……”心却道,都这么大岁数了哪能跟你们年轻的比,如今禁军当真是如狼似虎,新进的几人一个个出任务跟不要命一样,喝酒就跟喝水似的,让他这个在禁军待了七八年,再混个两年就享安乐的人哪能经得住。

????“简兄,来咱俩喝……”谢清成大咧咧举着碗,看向靠窗边坐着一个黑衣男子道,那黑衣男子全身面目冷冽,没有表情时只觉得周身之气肃杀千里,刚毅的脸庞其实并不难看,但却是线条冷硬毫无柔软之感,尤其是靠近鬓角的一块手指长的疤痕,远看倒不觉得什么,近看更显得整个人极为不善。

????他原本只是坐在那里,大概是多年的严酷训练,整个腰背挺直手臂横在桌上一动不动,似坚硬的如一石雕般,目光一直盯着窗外,听到谢清成的话这才回过头,眼底极为冷静肃然,语气中也隐有严厉的将谢清成拿着碗的手按下道:“最后一碗,晚上我们有任务!”说完便兀自的倒满一碗,仰头一口饮下。

????谢清成喝完不免嘀咕道:“简兄啊简兄,你这人可真没趣,喝个酒还要顾头顾尾实在扫兴的很,这男人嘛,得意时需尽欢,没有酒没有美人活着还有什么意思……”那三年的地狱他可是全靠着这些才能熬出来,否则早全身是血的去叩见死去的爹娘了,想到后来到了残酷战场,落入千军万马之中不生便死的境地,那俘虏里的一个军妓当真让他在绝望中涌起了生存的欲念,那高乳肥臀老子还没享受够呢,怎么能这么随便的就死了,想着那极致**的几夜,顿时又饮了一碗火辣辣的烧酒。

????目光不由的移到了那两个弹曲的小妞身上,其中一个倒是胸脯满得很,捏起来感觉应该是不错的,谢清成眯眼看了一会儿,随即不知想着什么嘿嘿的笑了两声,一扭头想说点什么,顿时便看到了被简舒玄打开窗的外面雪景。

????这也不要紧,关键是楼下不远处正有个女子娇娇的声音训斥后面的丫环道:“碧烟,你还在那里磨蹭什么呢?快点走……”路上行人较少,所以这声音听起来竟是极为清晰,虽是怒斥但却是听着极为清脆悦耳,不由地让人想目光探去,仔细看看那声音的来处。

????几人的眼力非凡,百里穿杨都不在话下,更何况是楼上楼下那点距离,自然将人看得清楚,一时间谢清成眼中一亮,口里不由地流露出赞叹之音,“好娇媚的女子,好丰细的身条……”待看到那娇小姐训斥完自己的丫头,竟是急急的手轻提着裙摆,也顾不得女子礼仪,开始迈着小步跑了起来。

????因女子没有套斗蓬,里面只着了件薄些的锦衣,样式是京城现下最流行的剪裁,此时正紧紧的贴着女子的身形,丰隆有致的胸腰一揽无疑,尤其是跑动起来,就在谢清成全神贯注,嘴里还道着:“京城果真卧虎藏龙,市井之守居然还有这等美色……”一时恨不得眼睛都长到窗外,突然窗户被一只手用力关上,带着一股怒意般溅了一桌子雪水。

????“喂喂,简兄你关窗户干嘛,快点把窗户打开,兄弟要看看那女子是哪个富户的千金,回头好去送了聘礼娶过门,你可不能坏了兄弟的终身大事啊……”刚咋呼的一说完那谢清成便察觉到简舒玄的不妙起来,因其眼睛刹那间冷意翻飞,看向自己的眼珠子黑得似要将他开了一样,使得他一时间收回了视线,下半句话又咽了回头。

????谢清成别看平日嘴里左左右右的不着调,各种陋习也都有,好玩好色好动,但是唯有一样就是心里特别的服简舒玄,能不服吗?没有这个人,他已经不知在哪个山头树底埋着,算一算当初未入军前就被简兄以一条腿救过一命。

????进了那半人半鬼的地方后,若不是简舒玄数次拼了命的暗里留手他恐怕早已死在他人手下三五次了,更不提后来在战场上若不是这个好兄弟在不要命的死囚犯里有地狱阎罗的称号,他又怎么能在万人大战中全身而退,还能有朝一日活着进皇宫,那时他就发誓过,日后定要给简兄做牛做马了。

????此时见了那地狱阎罗的目光再现,谢清成一个大小伙子也是心头颤颤,说怕得要死倒不至于,就是长时间受其淫威,舌头一时转不过个,同时心头也是回想着自己刚才哪里说错了,但想来想去也没有过火的,因平日他经常这般说话,便是在青楼说得更过份的都有,怎么突然间简兄就这般冷眉冷眼的,似他要再说一句就要挨拳头一般,想起简舒玄的铁拳谢清成便觉得脸皮都哆嗦,谁能告诉他简兄到底在刮哪股风。

????对面姓刘的男人见着忙引开了话题,免得兄弟俩在客栈大打出手,他们打不要紧,这客栈可是要毁了,而简舒玄此时哪有心情说话,脸上是阴云密布,一只手还握着一只杯子,谁也不见那杯子周边龟裂的痕迹似一碰就碎一般。

????他只要一想到刚才那女子手提着裙摆,露出了女子不轻易给外人看的小巧镶着白粉珍珠的绣花鞋,及那身不似良家妇女般的穿着,便觉得胸口有火覆盖,一时间烧得理智全无,但他的心境早已经过地狱的磨砺,越是失去理智反而便越发的冷静起来,只是桌上的那两坛酒最后却都一人的腹中。

????沈荷香匆匆进了家门,正好沈父也闻信赶了回来,父女两个满脸焦急的进了母亲房间,只见柳氏正躺在床上,脸色有些苍白,但已经转醒,精神却还好些,沈荷香见状不由的眼泪扑扑落下,她已经失去了一次,再也经不起失去两次的打击,强忍着泪跪趴在床头双手攥着母亲的手。

????沈父也急得不行,催请了两次才总算将大夫请了过来,那老大夫坐堂三十余年,胡子都花白了,第一次被个伙计拉得跑,一路气喘嘘嘘差点背过气,还以为这家是得了什么急症,结果把完脉全家人都惊呆了。

????“这一路可是要了老夫的命了。”说完老大夫便收拾起随身药箱背在肩上道:“令夫人这是喜脉,已经二月有余,只是身体微虚,这段时间好好静养不宜多动,若不放心我便留个安胎的方子,先让她服着。”

????沈父是脚下飘着付了诊金,将人送出门去,返回时才终于回过味了,三十多岁的人竟然跟十几岁的小伙子一般一步三窜的进了房间,站在床边看着妻子手都不知放哪里,激动的声音都在颤抖:“芸儿,孩子……”柳氏早已高兴的不知如何是好了,眼晴里带着泪手一直放在腹上。

????哪里能不激动呢,半辈子受老宅人的讥笑,被人说是绝户无子,被人说是不下蛋的鸡,哪个男人都受不了,哪个做子的都心里难受,但早先柳氏不是没看过,胡大夫说她生荷香的时候伤了身体,后来又受了寒气,不容易有孕,那时沈父和柳氏都绝望了,以为一辈子只有荷香一个孩子。

????搬到京城家里慢慢生活好了,柳氏也不是没动过给沈父纳妾的想法,但沈父极爱妻女,怕像父亲那般再纳个人进来弄得家里鸡犬不宁,使得妻子和女儿受罪,柳氏也只好做罢。

????后来在闺女百般劝说之下,又找了京城里精通此病症的坐堂大夫把脉,那大夫的说法与胡大夫所说一致,但却没像胡大夫说得那般死,给开了个方子道一直服用此方,过个七八年或许身子调养过来还能怀上一胎,当时柳氏便死心了,七八年后她已是近四十岁了,哪还能生呢。

????但闺女却一直执着的按方子拿药亲手熬煮,银子花了也不能倒掉,柳氏也只好当是调养身体便一直喝着,心里却也暗暗想着,如果七八年后真能调养好,她便是拼着一死也要给沈家再填个一儿半女,却没想到没有等到七八年,这才两三年的光景,便得了一胎,沈父和柳氏的激动心情可想而知。

????沈荷香悄悄掩上了门回到了自己屋里,脸上欣然的带着一丝喜色,她听到丫头说母亲晕倒心里着实急得很,母亲身体不好她与父亲都知道,平日除了家里的事,外面铺子货物的都不用她操心,虽然这两年已经好多了,但以前在老宅落下的隐疾还在,时不时的头疼脑热,而且她记得在前世母亲就是今年病重去世的,这时间一对上,如何不让沈荷香心急如焚的往回跑。 ,

????却不曾想最后竟是一桩天大的喜事,前世柳氏只有沈荷香一个闺女,到死时也觉得愧对沈父,最后抑郁而终,而这一世沈荷香总算是尽全力的弥补父母这个遗憾,别人只知她每每的去药铺拿药,却不知她次次亲手泡好,并往里滴七八滴泉液,只希望药效能好一点。

????沈荷香进了屋刚坐在梳妆台前,碧烟则眼圈红红的抱着那斗蓬走了进来,见着小姐便撅起嘴,刚才在大街上挨了小姐一顿骂,她正委屈着呢,就算骂私下骂好了,何必非在大街上,丫环也要脸面的,而且小姐以前从来不这样的。

????沈荷香从镜子里见着她的样子,顿时又好气又好笑,看看看看,这丫头的性子哪是丫头的样子,都是她惯出来的,若是在大户家早就几棒子打出去了,还能让她在这里好生站着,不过她此时心情好,就不与她计较了,便故作没见到般道:“一会让厨房做点清淡有营养的汤汁,以后菜里油腻少些,多做几样夫人爱吃的,还有,记得去买点酸果脯回来留着给夫人下药……”

????碧烟见小姐丝毫不提之前的事,只得应了一声,又想到夫人有孕,小姐老爷都高兴,若自己这般难免招人嫌,如果讨好些说不定能多得赏银,顿时又露出点笑道:“小姐,夫人前两日接了赵家大户的贴子,说是去赵家外院赏梅,明日便是了,可是夫人现在身子不便,是不是让人去将贴子退了……”

????赏梅?沈荷香拿起桌上木梳顺着头,心里却道这些有钱的商户人家也是奈不住寂寞,偏要学那京城贵女的做派,搞什么赏梅赏菊会,其实就是互相攀比拉关系,商户人家虽然地位低下,但这些年随着一些大商人与一些有权的官员交好,然后红商金商相继出现,商人明显地位提了上来,买官的也有不少,这香料大户赵家便是其中之一,刚与那三品大员结了亲,这便开始炫耀起来。

????但人家毕竟是大户,像沈家这样的小户却是惹不起,退贴无疑是打人脸面自然不能做的,母亲有了身子不宜多走动,那就只能她代为去了,好在唐家母女也是要去的,且早已与柳氏定好,到时跟着唐家的马车即可,毕竟一个商户弄得不伦不类的花会,她还没怎么放在心上。

????但却没想到,这一去竟会让她后悔的头皮都发绿了,如果能再重来一次,她宁愿退贴得罪赵家也不会去参加什么赏梅会,果真是霉到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