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33

月下金狐 Ctrl+D 收藏本站

????“小姐,这支白玉兰花钗可真好看……”碧烟惊叹的说道,碧烟是柳氏后来花了十八两银子给沈荷香买的一个随身丫头,沈家底子虽薄,但也不能让闺女自己一个人去女学,徒惹得人笑话不说,沈父和柳氏也担心的很,像一些有钱的富商,家中闺女出门便有三个四个丫头伺候,那倒是不必,但总是要有一个的。

????柳氏这次换了一家,并且花足了钱挑了个体面的,只比沈荷香小一岁,长得小巧玲珑极为讨喜,人也机灵的很,并且卖之前还有专门的嬷嬷教导过,原本是要被大户人家挑中入府,这一个虽是那些丫头里挑剩下的几人之一,却也不是随意拉个棚子卖奴的集市丫头可比的。

????沈荷香赞许的看了碧烟一眼,这被教导过的就是不一样,无论看东西的眼色和搭配衣服的手艺都不是农村丫头可比,不是那浅薄的见了金钗就移不开眼俗人,说起这个沈荷香便想到当年自己入侯府的情形,顿时脸上有些火辣辣,当初自己可不就是活脱脱的农村土包子,见了金银之物眼睛都移不开了,穿得衣服颠三倒四,直到后来慢慢被嘲笑多了,吃了苦头,眼界也开了,这才懂得那高门贵府的精细雅致。

????沈荷香将目光重新落在了面前盒子里的玉钗上,玉质的颜色和水头都无可挑剔,便是那钗头的玉兰花也是雕得栩栩如生,甚至花蕊中还爬着一只可爱的一点沁黄的小蜜蜂,当真精巧的很,越看越让人喜欢。

????那铺子的掌柜见着道:“小姐可真是好眼光,这只兰花钗是店里才到的新货,这玉质和雕工都没得说,料子也用得实,小姐可以拿起来看看,是否沉甸甸的压手,难得的是没有半点瑕疵……”

????以沈荷香被贵门熏陶多年的“刁钻”眼光,这钗也是拿得出手的,看了一会儿,这才问道“掌柜,这一支需要多少银两?”

????这铺子的掌柜听罢脸上带笑,因沈荷香不止一次在他这里买过玉饰,凡是她开口问起价钱那便是要买下的意思,于是忙道:“这兰花钗的样式独这一份,京城绝对找不出第二件来,小姐也是店里的常客了,我也不多要,便给个最低价,八十两如何?”

????碧烟一听顿时在旁边咋舌,真是好贵啊,比金钗还要贵呢,沈荷香却是取了玉钗细看了看,这掌柜也算实在,这一支再过几年便是百两银子都买不下,八十两也确实是实在价了,于是也没有考虑多久,便让碧烟付了银票。

????剩下的二十两她又挑了一对同色的白玉耳坠,戴在精巧的耳垂上,显得皮肤更加的莹白似雪,掌柜见沈荷香出手大方,也从来不磨价钱,自然是好感倍增,便赠送了一对珠花钗,虽然不值什么钱,但好在样式打得新颖。

????离开了金镶玉铺,沈荷香便将其中一枝珠花钗赏给了碧烟,碧烟一手拎着小姐的书袋,一只手的接过盒子,笑嘻嘻的收下了,她便知道小姐得了这个肯定会赏给她的,因小姐的首饰这大半年来虽只有那十件八件,但每一件却都当别人的两三件呢,每一件都颇价值不菲,算一算簪钗就没有下于五十两银的,像这种便宜的珠钗小姐又怎么会戴呢。

????但在碧烟看来虽然是赠送的,但一支少说也要三四百文呢,样式她看着也是京城最近流行的,当然如果不是小姐这次一次买了百两的头饰,那掌柜才不会这般赔本送。

????碧烟觉得贵重的东西,在沈荷香看来总还算戴得出去,将来也不至于看了生厌放在角落蹭灰,毕竟现在她虽然不缺银钱,但是想要整匣整匣的贵重首饰那是不可能的,所以只能这般隔段时间攒上一支,因是精挑细选,虽少但无一不是精致大气好搭配衣服充场面的。

????沈父在自家店铺忙活着,这段时间铺子的生意好了不少,家里又雇了一个伙计,趁不忙时,他便站在铺子门口老远便见自家闺女和碧烟有说有笑,正小步的往家走。

????“老爷,你怎么又来了,我和小姐又不是不认得路,路上那么多人,还怕光天化日小姐被人抢走了么?”碧烟一开始被买进来还颇为害怕,听人说小门小户折腾下人最狠,什么脏活累活都要干,但待了半年她便胆大起来,因从进来就没见沈老爷发过火,夫人也是心善,从不苛待她们,虽做错事了也训斥,但最多也只是饿上一顿,平日吃食也没有区别待遇,主子吃啥她们吃啥,更别说家里是做胭脂生意的,活轻快还能偷偷的弄点花膏抹脸,小姐虽然有时候瞪她,却也没罚过,她的小日子过得还挺美的,此时打趣起老爷也不在话下。

????沈父听罢老脸一红,顿时赶了没规距的碧烟,将闺女送进门,沈荷香进了铺子将头上轻巧的帷帽摘了下来放到沈父手里,冲沈父娇憨的一笑,“谢谢爹,刚才路过醉翁坊买了爹最爱喝的酒,碧烟待会放到铺子里,可别让娘知道哦。”

????沈父听到闺女给自己买酒了,那心比蜜还甜,搓着手脸上全是笑容,酒瘾上来,见闺女去了院子,他便脚跟一转忍不住进了铺子,跟沈父打过招呼沈荷香回头便见徐能走了过来,见到她时忙恭敬的叫了一声:“小姐……”这一年多他比当初在人贩子那里看到胡子拉渣的模样顺眼多了,见到沈荷香徐能眼里闪过一丝惊艳,这沈老爷的闺女虽才年方十四,但却生得极好,哪像是一般的小门户商人之女,无论是穿着打扮与性情比那大户人家的小姐还要娇贵的多,而且看着娇滴滴,却赚得一手好钱,当真是让他刮目相看。

????果不其然,沈荷香没有给他半点好脸,水汪汪的眼睛看他就跟透明的一般,徐能也有些二丈摸不到头,不知自己什么时候得罪了他,甚至有一次他竟然发现小姐居然在背后狠狠瞪着他,可真是让人毛骨耸然,也不知自己是否是贱骨头,即使被如此对待还觉得心里雀跃的很,反而越发的主动上前打招呼,碰一鼻子灰而尤不自知。

????闻着空气中残留的那股清新香甜的茉莉花香,徐能嗅了半天这才返回到铺子里,脑子里全是那葱绿的水烟兰花细纱裙的鲜嫩颜色,及那尖尖一角缀着小珍珠的绣鞋。

????沈荷香对那徐能虽不至于找茬,但必定没有什么好脸色,不过想到日后他给自家做牛做马当苦力,便又觉得心情大好,进了院子便见到阿春正在舀着红蓝花汁,旁边碧烟则在叽叽喳喳说着话,说的自然是小姐在学堂上的事儿,又有多少人"zhao xiao jie"买玉肌膏呢,还有她刚拿到手的珠花,掌柜送了一对,小姐说她俩一人一支,阿春洗干净手拿到珠花真是高兴坏了,左看右看的,到底是十二三岁的小姑娘,见着花啊蝶啊都美得不行。

????两人见到小姐进院,碧烟立即讨好道:“小姐,浴桶里的水已经备好了,我都试过了,正温着呢。”沈荷香似笑未笑的瞥了她一眼,这丫头倒是鬼精得很,惯会往自己身上揽功劳,才这么大会工夫她就已经备好了?真当她是傻小姐呢,随即目光看向因干活脸蛋红扑扑的阿春。

????那一边脸上吓人的烫疤已经淡了几分,与原来的皮肤颜色相近,虽然仍有些凸凹不平影响容貌,但是至少一打眼不会吓到人,近看也不会让人脸色大变,旧疤尚且如此,新疤的效果就更好了,这一点她已经在几个脸上有痘疤的女学学生脸上试过,无一不完美,且替她赚了不少银子,名头几乎打响了半个女学,现在九华巷女学里的女子哪个不知道她手里的玉肌膏好用,十两银子都难求一瓶。

????“小姐,这是我刚做好的两瓶玉肌膏……”阿春把手擦干净便取来了两只瓷瓶,沈荷香伸手接了过来打开盖子看了看,兰花香气清雅,几乎将药味儿都盖住了,整个膏脂曾淡黄色,特别像那粘稠的蜜,沈荷香脸上不自觉的露出了笑容,她觉得当初买下阿春实在是赚到了,不过是想找人试试药,却误打误撞之下发现了阿春有做胭脂的天赋。

????沈荷香只稍微指点几句,她便能调出比预想香味更雅,颜色更清亮的膏脂,,这样的人可是可遇而不可求,沈荷香顿时眼波流动的看着阿春,就跟看着一块金子般,口中却是柔声道:“我买了些点心和酥心糕,一会儿你和碧烟分着吃了罢。”

????沈荷香前脚刚走,碧烟便凑到阿春耳边嫉妒的道:“小姐对你可真好,特意买的酥心糕,给我只买了黄蜜糕,那奉糕铺可真黑,就几方糕要了六百钱呢,不过闻着就是香,比门口那刘嫂子卖的好吃多了……”

????在浴桶里泡了一会儿,洗去了一身汗意后,沈荷香迈出浴桶,简单的套了亵衣亵裤坐在榻上开始按部就班的在身体各个地方抹擦揉着各种膏脂,此时妆台上放着的大大小小的瓶子与当年比,哪一样都不可同日而语,因每一瓶都是为自己量身订做,挑得最好的材质,最新鲜的花朵,最贵的香料,亲手将材料泡了五滴以上的泉液,又经阿春的巧手细心熬煮磨制,每一瓶膏脂都可以说是最温和最舒服也是最昂贵的。

????擦得差不多,碧烟也偷吃完点心,急忙上来给小姐梳头发,一推门便见小姐正坐在梳妆台前,身后披着乌黑长发,上身只着了件嫩粉的肚兜,粉色的带子松松的系在那不盈一握,细细腰肢处,并露出了一片赛雪的细腻美背,便是女子看了都要移不开视线了,若是小姐的未来夫婿看到岂不是要把眼珠子挂到小姐身上,而下,身更是只穿了一件短绸裤,正坐在榻上对着镜子往脸上轻轻的反复按着。

????“哎呀小姐,外面怎么不多套件衣裳,虽然是没什么人上来,但是这总归不合规矩……”这燕京国的女子虽可开放一些,但是却也不能随意的穿着,即使在自己的房间也要穿戴整齐,头发都不能随随便便的披着,不止柳氏在说,便是碧烟见了也是脸红的很,不断的数落着。

????沈荷香也不过是刚洗浴完,身子觉得清爽,擦完膏子怕弄到干净衣物上,这才先这样片刻,此时听着话也是不进耳朵的,声音懒懒的道:“好了好了,那么多话,一会穿上就是了,过来给我梳头……”

????碧烟听罢,这才将话又咽了回去,向那坐美人走去,那一头黑亮缎子般的长发,人坐在那里都快垂到地上了,还有那全身娇嫩的肌肤,近看细得连个毛孔都找不到,以前给小姐擦背,细嫩的就像刚蒸好的鲜乳糕一般,害得她都不敢用半分力,碧烟拿过桌上的犀角梳开始一下下,轻轻的梳理着小姐的发丝,边梳眼睛边看向小姐前面,脸上羡慕得半死。

????也不知小姐那儿是怎么长的,明明小姐只比自己大一岁,但那胸前就像揣了两只小兔子,拿一件东西,伸了下手臂,轻轻一动都觉得一对兔子随时都会蹦蹦跳跳从粉色的肚兜里弹出来一般,丰得那叫一个柔美,而自己的摸一把就跟摸到两个四季豆似的,平得跟花石板一样,什么时候她也能长得小姐那般大小就满足了。

????梳好了头发,按着小姐所说的将头发随意的挽了一个松松的髻,然后打开了梳妆台的那只妆奁匣子,从中取了一支小姐平日最喜欢的淡紫色玉簪花,斜斜的插在发间,既随意又不失淡雅,单这一支簪子便花了百多两,她都替小姐肉痛了,不过买得多了,肉疼也变得麻木了,反正小姐花出去还能再赚回来,不用她去操心这些。

????又戴上了两枚晶透的紫髓滴耳坠,沈荷香这才放下润手的脂膏问道:“对面那家杂货铺可是兑出去了?”

????“还没有呢小姐,那家不过只有咱铺子一半的地儿,屁股都挪不开呢,居然还想要四百两银子,傻子才会去买呢。

????“嗯,等几天再找人去压压价,三百两差不多就买下吧。”说完又道:“我那儿还有多少银子?”

????“只剩二百多两了……”碧烟翻了翻妆奁匣子,苦着脸道,小姐虽然赚的多,但花得也很快,那一柜子满满的绸纱衣服可全是钱呢,便是小姐的一双缀着珍珠的绣鞋也要二十两银子呢。

????沈荷香目光落到桌上那两瓶冰肌膏上,不由的笑了笑道:“担心什么,明日银子自然会送上门来……”这么大只羔羊此时不宰更待何时?

????这般想,心里却在不断盘算着,她可是用了半年时间才总算磨得娘亲松了口,答应她先买间铺子学着经营,经营好了日后还可当做嫁妆,她等这一天可等得很久了,只等用三百两买下对面的杂货铺,再好好重新装置一番,财源广进呢。

????最好弄得精美雅致,再雇两个伙计买个丫头,让阿春和丫头去后堂磨制膏脂,每天只做几盒,出来的东西全部高价卖着,待有了名气之后,就不愁没有钱赚了,到时也不用再像她现在这般四处打秋风,惹得人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