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二十一章

月下金狐 Ctrl+D 收藏本站

????接下来一段日子沈荷香过得颇为舒坦,屋里每日都烧得暖暖的,手上有伤家里做饭的活计柳氏不用她碰半点,而沈父竟真的听了胡大夫的话,当天就去了香山摘了半筐野枣,顺带还撸了一大箩的榛子和野核桃来。

????冬日本就是在家窝着的时候,村里家家户户老太太媳妇儿没事都坐在炕上,要么绣些花换点零花钱,要么便聚在一起嗑着瓜子干货东家长西家短的聊天,沈荷香本想要做些澡豆的,但手上有伤,便难得在屋里偷着闲,每日除了睡觉便是到柳氏屋里吃沈父砸好的榛子肉。

????闲来无事时竟是用手中的两滴泉水泡了几颗大枣,因泉液一日只有几滴,稀罕的很,所以她用的颇省,除了浸泡花瓣外便是泡壶花茶水,等一家人吃完饭喝上两口,今日没做什么倒是剩下几滴,怕着浪费,便用水将枣儿泡了会儿,谁知本来小小的干瘪瘪的野山枣,在泡过泉水后捞出来却发现个个红彤彤油亮亮的,比从树上刚摘下来时还要新鲜。

????沈荷香拿起一个轻启贝齿咬了一口,顿时山枣饱满的汁液流入口中,那个香甜可口自不必说,舌头卷着枣肉当真是恨不得一起吞下去,吃完许久口中的枣香味仍久久不散,沈荷香看了眼不由心下暗叹,这泡过泉液的枣儿若是拿来做了红枣糕,定是比小侯爷当年从宫里带出来的糕子还要美味些。

????沈荷香本就喜欢吃红枣,在侯府无事时便学做了些点心打发时间,做的最多的便是红枣糕,手艺虽比不过京城有名德云斋糕点铺的手艺,但滋味也是相当不错,吃过的人无一不赞,待过了几日伤口好的差不多,一时手痒之下便想着做一点给沈父和柳氏尝尝,顺带自己也能当个零嘴。

????于是第二日沈荷香便用两滴泉液泡了三小棒枣子,接着便用水煮上五六分熟,然后便去核捣碎将枣肉和进揉好的面中,里面又掺了些新鲜的牛乳和捻碎的野核桃肉末,甚至沈荷香还奢侈的抹了些沈父在香山无意采到的一小罐野蜂蜜,等到小火慢烧了一个时辰,赶在了中午时打开了笼屉,顿时便闻着满屋子的香甜枣香味儿,勾得在屋里浆鞋底的柳氏都忍不住放了鞋底进了厨房。

????等到沈父挑着担子回来时,桌上饭菜便已极为丰盛了,每日牛乳是必喝的,虎子娘每次都会多给一些,柳氏和沈父一直有喝,但还是受不了那味,偶尔喝个一碗半碗,剩下的便都是沈荷香的,接着是一小盆柳氏炒的红烧肉,还有几个热菜,今日又多了一盘已切好的红枣糕。

????沈父见了红枣糕还有些奇怪,最近几日他并没有往回买点心,这是从哪来的?柳氏见状便解释道:“这是闺女用你采的野枣做的,我刚才尝了一块,滋味不错……”

????沈荷香立即笑嘻嘻的挟了一块给沈父道:“爹,我做的不好吃你也要吃掉,可不能嫌弃……”平时沈父都会买些红枣糕带回来给她,但是自己却一块都不吃,说是不喜欢吃,但谁又看不出来,那是不舍得钱,今日自己做的不少,一家三口终于可以管够吃了。

????沈父以为闺女是说真的,心道自己闺女第一次做的手艺再差他也得多吃几块,不能伤了闺女的心,谁知咬了一口便停住,看了看手里颤颤的红枣糕发愣,这哪是不好吃,这是太好吃了……

????沈荷香也挟起一块轻咬了口,虽然很久没做了,火侯也略差了点,面团揉得也松了些,但因掺了泡了泉水的红枣,吃起来竟是出人意料的好,一入口糕便香软的化在口中,枣香面香及核桃的脆和蜂蜜的甜混和在一起,那口感早已撂出德云斋五六成了,凭这个还算过得去的手艺和材料,将来要是在京城开个糕点店恐怕也不差。

????另一边沈父一连吃了几块才慢下了速度,还有些意犹未尽,如果不是怕自己吃多了闺女媳妇没得吃,恐怕那一盘子都不够呢,沈父连连夸赞了数句,一家人这才开开心心的动了筷子吃起饭来。

????沈荷香吃完饭在屋里溜达了会儿,中午吃了两块糕几块肉,这些并不多,让她撑着的是她喝了两碗牛乳,沈父和柳氏受不了那味儿,一次只喝个半多碗,剩下的便都是她的,两口子见闺女一口一口不紧不慢的喝着,以为她爱喝这东西,但实际上沈荷香喝得也快吐了,放了芝麻粉也不过微微解了点腥味,那股咽下去后反上来的后味儿可真是很难受的。

????但没办法,为了得到她想要的雪峰奇景,这点代价总还是要付的,此时摸了摸自己比石板还平的胸口,倚在窗前望着外面光秃秃的风景,心下也是略有些惆怅,想着不知这腥膻的牛乳要喝到什么时候,这胸才能像那嬷嬷形容的那般“波澜壮阔”美不胜收。

????沈荷香这大半月都在“养伤”,村里不少妇人串门子串的勤快,明里暗里拐弯抹角的打听沈家闺女的脸,因之前她满脸血倒在地上,现在整个村子的人都以为她破了相,有可惜的,自然也有幸灾乐祸的,这人长得俊了就是招人嫉妒,还好沈荷香年纪小,若大些还不知这村里的大媳妇小姑娘背后怎么嚼舌。

????虎子娘和赵家媳妇也来了两回,见沈荷香没事都道谢天谢地,却不知虎子娘见到沈荷香光滑细嫩的脸蛋,哪有一丝伤痕,心中暗叹了口气,眼中微微露出些失望,虎子的心思她这做娘的知道,原本这事儿是不可能的,但若这次沈家闺女真的破了相,事情便就不一样了,虎子若提出想娶荷香,沈家两口子不仅不会回绝,甚至还会感激,不是虎子娘自夸,家里虽穷些,但虎子却也算村里数一数二的好孩子,长像也是不差。

????沈家哪知虎子娘的心思,如今入了冬,眼瞅着离过年剩不了两个月,家里盖了房子欠了五两银子的债,虽说可以拿头油和胭脂去抵,但是冬日天寒地冻,做这个可要比夏天慢的多,就算烧着地龙头油浸好香味也要二十多天,胭脂烘干也要费些时日,沈父又几个月没有去卖货,家里一直是出钱多进钱慢,眼看着再过不久就要开始置办年货了,这如何不让柳氏着急。

????见沈父和柳氏颇为上火的样子,沈荷香也不能在旁边干看着,手好之后她便用茉莉花籽做了两盒香粉想让沈父拿去京城于掌柜那寄卖,这香粉的价钱难定,毕竟市面上都是用黍米磨的,没有几个用花籽做,高不成低不就的不好卖,恰好富户的那家小姐又派了丫鬟过来拿头油。

????说起那富家小姐,还是因之前沈家盖房子,沈父一连三个多月没有去卖货,那富户小姐用完了头油胭脂,等不到卖货郎便只好买了京城里卖的,结果用起来却怎么也不顺心,明明以前经常用的,现在却觉得那头油味道闻起来寡淡不说,黏乎乎的腻人的很,便是那以前用得不错三两银一盒的盛香铺玫瑰胭脂,涂在脸上也觉得浮糙不爽利。 ,o

????小姐用得勉强心情自然不好,身边的丫鬟只好天天在门口张望,但是那路过的几个货郎都不是之前拿头油的那个,等了一个多月也没有人影,无奈之下,那丫鬟才托人打听到了沈成石的家,并着了小姐的吩咐坐着马车去了。

????沈成石哪想到自己不去卖货,居然还有买家寻过来拿货的,惊喜之下急忙回去取了头油和胭脂让丫鬟挑,那丫鬟从小养在庭院里,虽比不过小姐,却也是衣食,精细,哪见过一大帮老爷们光着膀子干活的情景,见其言语粗野不堪也是心中不耐。

????不过好在头油和胭脂都拿到了,沈父还将澡豆送了一盒过去,丫鬟付了银子这才松了口气满意的离开,回去后小姐的心情果然好的多,甚至还赏了她一枝银簪以慰她路途辛苦,晚上洗浴的时候丫鬟便伺候小姐用了那盒澡豆。

????说起来那澡豆还是用木头盒子装的,往日她家小姐见了眼睛都不眨一下,这种廉价的东西在有钱人眼中,连看都懒得看的,不过秉着前两次那头油和胭脂带给人的惊喜,小姐犹豫了下还是用了一些擦洗身体,谁知用完后便心情大好,丫鬟给擦背穿衣服时发觉小姐皮肤比往常还要滑爽的多,夸张一些便是连那绸衣都有些罩不住,不断滑下来,当晚小姐睡得很早,伴着淡雅的花香一夜好眠。

????这日澡豆已经用完,小姐不等货郎上门便催促丫鬟去沈家再拿两盒回来,沈父见状便将闺女做的那盒香粉取了来,硬着头皮按闺女说的要了二两银子,那丫鬟竟也不还价连同几盒澡豆给了沈家二两半,然后便坐着马车离开了。

????柳氏拿到二两半的时候,也算是受了点惊吓,忍不住直拍胸口,头油做法虽简单也是要窖上一段时日,便是半两银子胭脂做的也麻烦些,而这香粉闺女就用干花籽在小磨上磨了磨,又添了些不要钱的东西,这就是二两多银子?这钱也太好赚了些,柳氏却不知这花籽产量小,沈父采的也不多,一共也只够做十几盒,而且泡过泉水的花籽粒大饱满,磨成粉品质要比那京城三五两银子的香粉还要好上一些,二两确实是物美价廉极为便宜了,对方既信任沈父自然不会嫌贵的这般讲价。

????当天那富户小姐便用了粉,效果自不必说,面白颊红花香满身,满意的不得了,便是连丫鬟都不得不承认今天的小姐比往日都要好看几分呢,也难怪小姐打扮好出门路过陈家宅院时,那陈公子目光直勾勾看的都有些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