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十二章

月下金狐 Ctrl+D 收藏本站

????沈荷香回去时没敢走家里的正门,而是从侧面松动的一处篱笆口仗着人小钻了进来,实在是有些狼狈,被枝条挂的头发都松了一绺,进门时还差点被披着衣服出来的柳氏看到,吓得她躲进了屋里时心还怦怦直跳,这一夜连惊带吓的,都感觉自己快吓出毛病了。

????随即便急忙换下了身上的带着些血迹的衣服及湿漉漉的鞋子,好在家里的泥房地面也是泥地,湿鞋踩上去并没有什么痕迹,否则可真是瞒不过柳氏的眼睛,将半湿的鞋及脏衣脱下暂时塞入床底,然后换了身衣服,昨夜出了一身的冷汗,现在只觉得浑身黏腻不舒服的很,而且还有一股怪味。

????但若一大早突然要洗澡恐怕柳氏会问起,为了不让人起疑,只好先凑合着躺在床上合一会眼,之前在山洞时便一直处于紧张的状态,现在松懈下来顿觉阵阵困意涌上来,一时间竟是睁不开眼,不一会儿便沉沉睡去。

????闺女一向起得晚一些,沈父柳氏都习以为常,这几日她在家里忙着晒制花束做胭脂,且又年纪小,出于对女儿娇惯的心思,两人也没有打扰,希望她能多睡一会儿,所以沈父吃完饭便挑着担子走了,直到柳氏刷完锅洗了盆衣服后,见荷香还没有出屋,不由地感觉有些奇怪,平日这个时间早已起了。

????倒水时顺便在窗处往她屋里看了看,只见自己闺女正穿着单衣躺在床上睡得正熟,连前襟开了也不知道,露出了里面藕荷色的绸质肚兜,虽沈荷香不过十一岁的年纪,身子尚未发育,但奈何肤白如雪,小脸精致,大眼水汪汪一片,已是颇为美人胚子,遇见的谁又不多看两眼,沈父现在都很少带她去京城了,生怕一时不注意弄丢了闺女,柳氏也是日日将她看在家里,连上山都很少让她去。

????如今这般躺在榻上衣衫不整,柳氏见了赶紧放下木盆伸手将窗户给关上了,虽然这山脚下人家不多,但偶尔也会来串串门,闺女本就生得好,这样子开着窗若是被哪家男人小子看到可不得了,虽然农户人家不比富户小姐那么娇贵,但也不是随便能让人看的。

????沈荷香这一觉直睡到了日上三竿,起身又洗了一个舒服的热水澡,这才像又活了过来似的,柳氏只当她这两天累了才会如此,也没有多问,翻了一遍外面晒的桂花,母女两个便坐在炕上边说话边绣着香囊,因荷香用土法熏的带花香气的香囊格外好卖,所以荷香便让沈父在之前买过布的布铺,跟伙计买了些好花色的细棉和纱绸。

????香囊这东西不比绣花,缝起来也简单,平时做一些卖也是些收入,而且熏了好香的香囊特别受小姑娘小媳妇的喜欢,上好的绸纱料子带着桂花香的香囊卖十四五文都有人买,这料子虽贵,但做香囊也不过才两只巴掌那么一小块,一尺虽贵,但摊起来省着做能做上二十来只,大概能多赚上一半的布料钱。

????沈荷香的绣工虽然上一世扔下太久,但毕竟跟柳氏学了多年,重拿针线也不是那般陌生,沈氏看着那熟捻老道的针法也觉得欣慰,闺女虽然出身农家,但生得好相貌,如果绣工出色,将来不愁嫁不到个好人家,随即便兴致勃勃的又跟荷香指点了几种针法。

????在说到虎子家养的那头乳牛前几日终于下奶了,沈荷香闻言顿时眼前一亮,这下奶的牛这时候可是稀罕物,燕京国本来是没有的,后来有人悄悄从香域带了过来,后与自己家的牛下了崽往外卖,慢慢的养的人便多了起来,虎子爹病死前便用了一年的工钱换了这么一头小母牛,指望着能给家里一大两个小的补身子,谁知这么一喂,便喂了三年多。

????农家人不太认这个牛乳,但沈荷香却知道是好东西,当年侯府京城外的山庄便让人养了,那老夫人日日都能喝上一碗新鲜的牛乳,身体一直没什么毛病,健康的很,六十多岁的人了,皮肤还特别的白嫩,看着便跟四十多岁一般,可惜这种乳牛不能下地干活,所以养的人并不如黄牛多,产得奶量也不是很多,沈荷香五年加一起喝过不过只有半年,因里面加了芝麻粉,倒也不难喝,只是有股檀腥味,不习惯的人真有些受不了。

????于是便央求柳氏能不能每日到虎子家买一些来,听说这东西对身体极为补养,沈父天天那般累,喝点这个对身体好,而且女人喝一些还可以白肤,说得柳氏也有些心动,最近家里银钱充足,这两天刚卖了四盒胭脂,又进帐了二两银子之多,虽然盖房子的钱还没凑够,但家里喝点牛乳的钱还是不差的。

????想了想,近中午时便去了虎子家,回来时手里便提了个小木盆,盆底装了些牛乳,放到厨房时还不由地念叨道:“这东西既不当吃的又不当喝的,弄起来麻烦不说还这么贵,听虎子娘说卖到京城富户要十五文钱一碗呢,要不是你爹平时帮着她带了不少绣活卖,哪会有这么便宜,而且那小牛才刚下乳,一天只能挤个小半桶,我去时虎子娘刚挤完,这就给了一小半,只收了十文,唉,这要算起来,一日十文,一个月就要三百文呢……”放在以前这可想都不敢想,以前一家三口一文都舍不得花,一百多文钱要精打细算的用一个月,现在就光这个东西就要花去三百文钱,想来都心疼。

????沈荷香却是抿嘴笑了笑,随即甜甜的道:“娘,以后咱家日子会越过越好的,说不定用不了几年也是富户呢,以后有田有地有铺子,娘也不用再为这点钱操心了,就等着享福吧。”一句话便使柳氏的心疼劲儿消了一半,想想也是,一个月除自家的花费和给老宅的钱,三四两银子能赚呢,三百文也不算什么,况且这些钱里一多半都是自己闺女的功劳,这么一想剩下的那点心疼劲儿就都去了。

????说了两句柳氏便赶紧拿了奶先倒锅里熬煮,已快中午,好让沈父回来能吃上饭,牛刚下的奶都要这般过上一遍去去脏东西才能喝,这是虎子娘说的,沈荷香则是取了沈父昨日挑回来的西瓜,吊着放到井里镇着,沈父回来肯定是满身的汗,吃上一瓣就会凉爽的多。

????听说买了虎子家的奶,沈父放下担子并没有说什么,只是喝完似乎不习惯那味儿,沈荷香见状笑嘻嘻道:“爹,我听说煮熟的牛乳放上一勺芝麻粉就会很香了,等下午我去磨一些。”

????沈父也算见过世面,知道有些富户就喝这个,喝前也都会放些芝麻粉去腥味,便点点头,柳氏几乎是闭眼一口气喝完,觉得这东西喝着真是遭罪,不过想到一碗要十五文,便觉得不能糟蹋了,沈荷香却是低头一口口的慢慢咽着,那满嘴熟悉的檀腥味固然难喝的很,但若想到日后能换来的些许好处也是值得的。

????她以前听人说过,这东西对于发育中的小姑娘来说,多喝些还会有一点点丰乳的效果,那侯府的老夫人可不就身材极好,虽然年纪大了,但那胸仍然像小姑娘一般丰满的很,想到此沈荷香低头撇了眼此时还平平的胸部,虽然知道自己日后也不差,但哪个女人心中不希望能比别人更丰润些。

????虎子娘实在,给的足有四碗,沈父和柳氏说什么不喝了剩下的都留给闺女,中午时荷香她便将那碗牛乳装进了罐子里,趁着柳氏在屋里小睡一会,便将温好的芦根药汁,及一碗胡大夫说可以补血的红草果,装入竹篓中,红草果这东西到处都是,她家篱笆边就有,比指甲还小的红果,沈荷香摘了将它们捣成红汁装进了罐子里,随后又装了点米糊糊这才向山上走去。

????山洞比外面要凉爽的多,简舒玄仍如昨晚一样平躺在石床上,一动不动的,但看其神情似乎没有昨晚那么痛苦,沈荷香伸手拿下覆盖在他额头的布巾试了下温度,没有昨夜那么烫了,但是仍然还是有些热,不过这也很正常,这么重的伤不可能几个时辰就好。

????随即便伸手捏了他的嘴,先喂了几勺米糊给他,又将牛乳灌了几口,接着是红草果连着芦根药汁一起冲下去,大概是药汁灌得有些急,床上那人似有了些反应,先是咳出了点黑色汁液后,放在石床上的一只手便突然抬起,用力的将她拿勺子的手腕给攥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