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九章

月下金狐 Ctrl+D 收藏本站

????¢饼放进嘴里,一时间觉得嘴里没了滋味,在前世这种走私香料的事太多了,抓得人也太多了,当时就是因为家里太穷,没有田地,只能靠着父亲走街巷赚点零花买米买粮食。

????母亲的身体本来就虚弱,加上常年住这破败的房子,平日操心过度吃不好营养也跟不上,后来几年经常卧病在床,家里实在太拮据,最后父亲只好挺而走险的买了些布料,然后跟人去了边界香域撞撞运气,如果能换回些香料卖给香料铺,便能得到一笔不菲的银钱,到时回家买地盖上房子日子便不愁了。

????但是走私又岂是这般容易的事,先不说燕京国与香域边界两国正在交战,三年一大打,两年一小打,便说这一路要穿过三座大山两处丛林,还要路过一处官道,其中强盗匪徒衙卫无数,他们这群人便如那过街的老鼠,东躲西藏心惊胆颤,只要一不留神便可能永远也回不到家乡.

????为了那点有数的银子,这些人背着那些沉重的的香料布料生活品走这么远的路,一路上各种野兽毒虫蛇蚁遍布,一般的人都是承受不了的,熬到最后真正能回来的更少之又少。

????沈荷香想到这里微咬了咬唇,手中的筷子在碗底戳了戳,沈父那时离开了家便是三个月,最后回来已经不成人形,只憋着一口气想看母女一眼,十来天后便离世了,最后的结果便是人财两失,自此后,原本破旧的家中就只留下了她和娘两个人,母亲的病也越来越重,直到两年后自己进了候府,她才闭了目与世长辞,想到这里,沈荷香眼睛便涌了些水意。

????沈父边说边大口吃着菜,转而见闺女只戳着碗底并不吃菜,不由的把盘子往闺女那边推,女儿大了,自然不好像小时那般挟给她,只好劝说道:“我闺女正长个的时候,多吃点菜。”

????柳氏心细,见闺女有点不对劲,不由多看了两眼:“这是怎么了?他爹你看看,孩子这豆子都快要掉下来了……”

????见沈父柳氏都看过来,沈荷香不由缩了缩眼中的水儿,扬脸笑道:“是娘的菜做得这个豆角太辣了,刚才不小心呛了下,没事了……”沈父和柳氏本来还担心,见闺女笑意盈盈,不由也跟着笑了。

????吃完饭沈荷香回了屋,拿起桌上她收集的一瓶清晨花瓣上的露水,然后用手绢沾了一点轻轻的点了点眼睛,刚才憋的狠了眼睛有些红,这花露水可以明目,平日多擦洗些眼睛可变得水汪汪,用了一个多月效果还是不错的。

????觉得眼睛冰凉凉的清爽了些,这才坐在桌前望着窗外,雨还在连绵不绝的下,落在地上溅起一股股土腥味,不用看也知道屋里右面的墙角又开始往下淌泥水了,她甚至能听到滴答的声音,但此时却并没有在意,只是蹙着秀眉想着那日无意看到的鞋印和血迹,目光微微的动了动。

????抬眼向外看去,今日这么大的雨,不知那简舒玄是否还在山里。